•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番外賭局 五、下手為強 文 / Fresh果果

        這天深夜,花千骨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窩被掀開。

        “爹爹,別鬧!被ㄇЧ欠瓊身繼續睡。

        “骨頭是我!睎|方彧卿拿外套給她穿上,又給她穿鞋。

        花千骨半睜著眼睛,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夫子,你怎么進來的?”

        “別管我怎么進來的,北斗他們喝醉了,來,我帶你出去看星星!

        東方彧卿一把橫抱起小肉球,從窗口飛了出去。

        那邊笙簫默連忙假裝沒看見的關上窗戶繼續睡覺。

        “還從來沒見師兄輸過,東方我看好你哦,哈哈……”

        花千骨緊緊環住東方彧卿的脖子,驚訝的瞪大眼睛,看著浮云不斷從自己身邊掠過。

        “夫子,我剛夢到你,你怎么就從夢里出來了?”

        東方彧卿笑了起來:“骨頭也是我唯一的夢!

        花千骨頓時臉紅了,這話啥意思,咋聽起來這么肉麻呢?

        “夫子,你是神仙?”

        “不是,以后不要叫我夫子,叫我東方!

        “哦,東方,我們這是要去哪?”

        “看星星,當然去銀河!

        東方彧卿一口氣帶她飛到了九重天銀河之上,這是他們第二次來到這里。

        “我、我一定是還沒睡醒!

        花千骨望著無邊無際的星子傻眼了。

        東方彧卿手中折扇拋出,頓時成了一葉小舟;ㄇЧ亲诖,脫了鞋,腳在銀河里踩星星玩。到處波光粼粼,亮晶晶的。

        東方彧卿伸手將她摟在懷里,不同于以前的瘦弱,胖乎乎的她發育的也很好,東方彧卿只得小心的避開她的胸。

        花千骨背靠著東方彧卿,望著眼前美景,不時的深呼吸發出驚嘆聲。

        突然一根蘿卜遞到了跟前。

        “吃么?”

        花千骨接過咬一口咯嘣脆。

        “好甜!謝謝,東方你以后可不可以經常帶我到這來玩?”

        “好啊,你愿意跟我永遠在一起么?”

        花千骨看著他,害羞的笑著點點頭,夫子是想要娶她么?她終于有人要了?太好了!這下爹爹要開心死了!接下來應該做什么來著,對對對,一吻定情!

        東方彧卿摸摸她的腦袋,見她輕輕閉上眼睛仰起了頭,不由笑出聲來,一把將她摟進懷里,手輕輕拍了兩下,花千骨突然覺得越來越困就要睡著,隱約聽到東方彧卿低聲喃道。

        “傻骨頭,你現在可是別人的妻了,我怎么能隨便親!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要跟我問個清楚,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陷在無限輪回的轉生中,看得太多,我其實比任何人都無情。把你當成棋子,把六界當成棋局,我翻云覆雨,什么妖神出世,不過是我無聊中的一場游戲。結果我輸了,代價是我的心,還有永遠失去你。如果可以再重來一次,我不會讓你上長留山,也不會讓你見到他。這次的賭局,不是為了戲弄你。治你的眼睛無論如何需要十五年,與其坐等,我只想再有些時間可以和你在一起!

        “你就是太善良了,不管被騙多少次,都還是愿意相信我,跟我走?墒俏乙呀涀隽诉@么多傷害你的事,又怎么舍得,讓你和愛的人分開呢?”

        東方彧卿輕撫她的臉,一切對于他而言都是游戲,真實的唯有她。

        “永遠不要、給我留下任何的空隙可鉆,白子畫……”

        東方彧卿突然回頭,望著那片極耀眼處。白子畫的身影慢慢走了出來,萬千星輝,也掩蓋不住他的光芒。東方彧卿則化作一道青煙,了然無蹤。

        花千骨趴在船舷上,迷迷糊糊醒了過來,卻已不見東方彧卿,反而是白子畫站在身旁俯視著她。

        “夫子,你怎么也在這,你也是神仙?”

        花千骨好奇看著他,夫子的神色似乎比平常更冷一點,是因為什么事在生氣么?

        突然腰被攬住,提了起來,近距離的貼近白子畫。那雙眼睛深邃如海,仿佛要望進她的靈魂深處;ㄇЧ怯行┖ε,剛想開口說話,嘴巴已被封住。

        太突然了,她像被點燃的爆竹,腦袋里噼里啪啦響個不停,只看見一片煙霧迷蒙,一片電光閃爍。白子畫的吻很輕又很用力,只是簡單的貼著她。哪怕是方才云端穿行、銀河泛舟的感覺,也比不上這一刻美妙。

        可是不對吧?夫子怎么能吻她?這可是她的初吻!

        花千骨使勁掐自己一把,逼自己清醒過來,然后努力想要掙開。白子畫卻把她抱得死死的,推拒之間,小舟劇烈搖蕩,竟然翻掉了。

        可是白子畫依然吻著她,兩人緩緩下落,周圍滿是螢火蟲一樣的熒熒光亮。不同于水的質感,依然可以自由呼吸。被星子的碎片觸擁著、包容著,仿佛也化為這億萬星輝中的一點,無窮浩淼,美到極致。

        白子畫的吻漸漸深入,花千骨張開嘴艱難的喘息。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這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么?

        不遠處,北斗星君中的天璣星君和搖光星君正在抓耳撓腮,竊竊私語。

        “這東方小兒膽子太大了,居然敢把我倆灌醉!

        “唉,這個以后再說,眼下可怎么辦啊,長留上仙犯規了,居然還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

        “犯規了又怎樣,你敢用雷劈他么?沒看見他現在正生氣么?你要命不要命?”

        “?那難道就這樣不管?那賭局不是太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他親的又不是別人的老婆,反正要劈你劈!

        “我哪里敢劈!”

        “那就算了,裝沒看見,回去繼續睡覺吧……”

        花千骨被吻得頭暈眼花,渾身發軟,只能伸出雙手用力攀住對方脖子。

        白子畫不明白為什么每次她都舍得拋下自己?他是那樣堅信她的愛,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有改變?墒撬龑幙细鷸|方走,也不要留在他身邊,她寧肯一個人死,也不要跟他死在一起……

        若重來一次,你真的不會愛上我么?

        我不信。

        生生世世,你都只能愛我,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空隙?沒有空隙。哪怕東方彧卿再轉生十次、百次、千次、萬次!我也不會給他半點機會!

        花千骨沉溺在他的吻里,隨著漫天星子,一起墜落。

        第二天醒,已是日上三竿。

        完了,又遲到了;ㄇЧ且蛔,卻發覺渾身酸軟。昨夜發生的事浮現在腦海,她頓時面紅耳赤。

        后來發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回來的?

        不對,肯定是自己做夢了,居然做這種夢!她使勁的揪自己頭發,捶自己腦袋。

        爬起來往妝鏡前一坐,頓時嚇一大跳。胖乎乎的小臉好像桃花開一樣,雙目水光瀲滟,雙唇又紅又腫。

        該死!難道是真的!

        “啊——”花千骨終于尖叫出聲,她被夫子非禮了!

        去書院的路上花千骨都不好意思抬起頭,雖然很羞人,可是得找白子畫問個清楚。他這么做是什么意思?什么話也不說突然吻她?難道他也想娶她么?唉,嫁給白子畫其實也不錯啦!就是悶了點,以后要是成親日子肯定很無聊。

        忐忑了一整天,結果下午白子畫的課上,人家看都不看她一眼。

        “千骨,你怎么了?臉怎么這么紅?”

        “沒、沒事……”花千骨低下頭,使勁拿毛筆在紙上畫圈圈。結果寫到后面,發現滿版寫的都是白癡,也不知道她在罵自己白癡,還是白子畫白癡。

        下了課,她飛沖到白子畫面前。

        白子畫停下腳步,冷淡的看著她。

        “夫、夫子……”

        “什么事?”

        “你、你為什么昨天……”花千骨結結巴巴半天講不出來,扭捏道,“為什么要那樣對我?”

        白子畫沉默了幾秒:“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花千骨癟著嘴巴,眼淚都快掉下來。不知道她在說什么?難道他都忘記了么?還是真的是她做的一場夢?

        從那以后,花千骨格外留意白子畫,課上眼睛一直盯著他,偶爾還會跟蹤一下。她不信那天發生的事都不是真的。

        可是白子畫好像一直是那副對什么都漠不關心的模樣,對她的示好也完全視而不見。

        她特意做了冰鎮酸梅湯拿去給他喝,結果他只說了句不喜歡酸的就走了。她只能灰溜溜的回來,結果被隔壁班的幾個女生看見了,毫不留情的譏諷她,說她胖豬想吃嫩草。氣得她差點沒把酸梅湯潑她們一身,她現在最聽不得誰說她胖了。

        可是一想還是不要浪費了,拎回去自己喝。

        她覺得心里好委屈,憑什么親了她又不認賬,真是不負責的男人,自己又不一定非逼他娶她,只是想問個清楚而已。

        流火見她一個人在竹林里猛灌酸梅湯,笑得肚子都疼了。

        “在為白子畫的事情生氣么?想不想知道為什么?我可以告訴你答案,跟我來!

        流火把她引至一瀑布后面,掏出一面巨大的撼天鏡罩在兩人頭上。

        “你這是干什么?”

        “以防萬一,我可不想一會被雷劈死。你蹲下來,聽我悄悄跟你講!

        流火招手,花千骨連忙附耳過去。

        “不用耳朵,手給我!

        花千骨好奇的把手遞過去,流火的右手跟她的右手結了個法印,然后花千骨就聽到有聲音傳了過來。

        “白子畫前些天是不是吻你了?”

        花千骨大駭:“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你魂不守舍的樣子,猜也猜到啦!本來這個賭局就不公平,誰讓人家身份特殊呢?”

        “賭局?什么賭局?”

        “白子畫、東方彧卿、殺阡陌、墨冰仙,還有書院里的其他夫子打了個賭,看誰能先得到你的心。所以你身邊老出現許多莫名其妙無端獻殷勤的人吧?只可惜,人家費勁心機一年,都抵不上白子畫一個吻,輕輕松松把你搞定了!绷骰鸸室庵徽f了事實的一部分。

        花千骨頓時臉都白了:“你說什么?”難道開學抽簽的時候,因為自己當眾出了丑,他們就決定拿自己打賭尋開心?

        “難道不是么,你看你最近的舉動,不是眼里只看得見他了?敢說你沒喜歡上他?這個賭局他已經贏了,自然就不理你了!

        “你胡說!”白子畫、東方、墨冰、還有殺姐姐,他們根本就不像那樣的人!

        “花千球,我啥時候騙過你,我可是把你當好哥們,不想看見你為一個男人傷心。不過是一個賭局而已,不然你想你那么胖,又笨死了的,怎么會有那么多人對你好,討好你?只是為了贏而已!

        花千骨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難怪殺姐姐和東方他們都說要娶她,明明知道就憑自己這模樣根本不可能,還是自欺欺人的相信了。難怪白子畫親完她之后就不理她了,原來那只是他為了取勝的卑鄙手段而已!

        太過分了!她不就是胖一些么,所有人都嫌棄她、騙她、捉弄她!原來她誤以為的喜歡,只是一場游戲一個笑話!

        花千骨的臉蒼白如紙,頓時覺得世界都灰暗了。流火撓撓頭,替她擦掉淚水。

        “好啦,別哭啦,我又不嫌棄你!實在沒人要,我娶你當媳婦,但是當然以后去妓院和賭場你要陪著我,不能管我!边@樣的媳婦哪里找啊,哈哈哈。

        花千骨嗚嗚的哭,狠狠握拳,她還是要去跟白子畫問個清楚,不,她要去罵他一頓。還有其他所有耍她的人!

        花千骨直接在別班門口把白子畫攔下,站在荷花池邊,叉著腰,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周圍的人全都停下來看熱鬧。

        東方彧卿笑道:“看來賭局要出結果了呢!闭泻魩讉學生,去把其他夫子全都請來。

        周圍人越來越多,花千骨也不在乎,趁著大家都在,她要把他們都罵一頓,居然閑著沒事拿她來打賭,吃飽了撐的么?

        可是一對視上白子畫淡定的眼神,她就慌了手腳,搞什么,錯的又不是她,她干嗎氣短啊。

        “白子畫!為什么拿我來打賭?作為一個德高望重的夫子,你不覺得自己太沒品了么!還使了那么卑鄙下流的手段卻不肯承認!我要你今天當著全書院的人對天發誓!你那天晚上沒有親過我!”

        院長大人一聽這話差點沒氣暈過去,周圍一陣噓聲和起哄聲,還夾雜著幾句居然犯規了的憤慨;ㄇЧ且宦牴蝗绱,心里更加難受了。

        白子畫沉默許久,終于開口。

        “親了!

        周圍又是一陣巨大噓聲,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白子畫揚起嘴角看著她漲紅的雙臉,眼里閃過一絲笑意。

        “怎么,你要我負責么?”

        “我、我……”

        沒想到他會突然之間承認,花千骨亂了手腳。

        周圍一片吼聲:“不公平,尊上你作弊!”而且還帶引誘的,沒想到這么狡猾。

        花千骨嗯嗯啊啊半天,白子畫微微上前一步,低頭凝視著她。他的眼神就如同那天夜里一樣,明亮的任何星光都比不上。

        “你喜歡我么?”那聲音略帶沙啞,如同魔咒,花千骨魂都飛走了。眼睛直直盯著他的薄唇,回憶起那夜二人抵死纏綿的吻。

        殺阡陌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一邊把綠豆糕塞進嘴里一邊搖頭道:“媽的,老白太牛了,美男計都使上了,老子甘拜下風!

        “喜、喜……”

        眼看花千骨就要說出口,流火在背后大喊一聲:“喂,花千球!有點出息!”

        花千骨猛的回過神來,臉漲成豬肝色。差點又被引誘了,明明知道他在騙自己,豈有此理,這賭局絕不能讓他贏!

        “我才不喜歡你呢!我喜歡流火!我們馬上就要成親了!”

        ……

        全場皆驚,鴉雀無聲。

        賭局結束了?

        殺阡陌一口綠豆糕就噴了出來,什么?怎么回事?流火又是哪根蔥哪棵白菜?

        其他所有參加賭局的人也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個流火是哪里冒出來的?賭局明明眼看就要**,卻來了個大烏龍然后倉促結束了?白子畫輸了?贏的也不是東方彧卿?

        白子畫的面色顯然也有些難看,明明只差一點點……

        不過雖然花千骨嘴硬,事實上,好歹他也算是贏了吧?

        流火哈哈笑著走上前去拍拍花千骨的肩膀:“千骨,好樣的!不過,好女不二嫁啊……”

        花千骨站立不穩,只覺得好多東西正要從腦海里噴涌出來,記憶開始復蘇,眼睛也逐漸模糊看不清楚,隱約望見流火湊過來的臉。

        “千骨,還能認出我么,這一世,我可是有臉的,要記得我的樣子哦!

        花千骨仿佛被人猛敲一下,七月流火、八月朔風。

        “朔風!你是朔風……你回來了……”

        無法抑制的驚喜伴隨著暈眩,記憶回潮太過洶涌,她的眼睛再次完全看不見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