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滄海笑傲 文 / Fresh果果

        滄海笑傲《仙俠奇緣之花千骨》Fresh果果ˇ滄海笑傲ˇ花千骨起先愣了兩秒。

        但一聽聲音,還有叫“小不點”的語氣。立刻反應過來,驚喜的蹦上前去。

        “姐姐!”

        殺阡陌一把把她抱了起來,在空中轉了好幾個圈兒。末了依然嬰兒一般抱在懷里不肯放下,輕輕在手中顛了顛。

        “一年沒見,怎么還是根片小羽毛似的輕飄飄的,一點肉肉都沒長?”

        “哪有,我長胖了,我長胖了!”花千骨看到他激動的扭扭。

        殺阡陌愛憐的掐掐她的臉蛋,的確氣色好了很多,雙眼明亮通透,越發水嘟嘟的了,叫人見著就不由得打從心眼里疼。眉間黑氣和周身異暈大部分都被驅散凈化。白子畫應該有定時給她疏導真氣,調息五行。不過竟然自負到妄圖連她的命格都更改,應該是損耗了不少的內力和修為吧?

        一開始他還擔心白子畫太過冷情,小不點拜在他門下會受很多委屈。沒想到他這師父當的倒也還勉強稱職嘛。小不點神色不錯,在絕情殿過的應該挺開心,那他就放心了。

        總算白子畫沒有辜負他超凡脫俗的一張臉!這世上能讓他欣賞的人本就不多,能讓他在容貌上另多瞧上兩眼的就更少了。美人嘛,就應該做美人應該做的事,要多笑多運動,成天繃著臉干什么呢!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錢一樣。

        “姐姐,你怎么會來?”

        “我早就想來了,可是最近為了奪神器,妖界魔界亂哄哄一團,我一直抽不開身。這幾日趁著白子畫不在,我就偷偷溜來找你了!

        殺阡陌一手撕下臉上薄薄的面具,露出美得天地失色的一張臉來;ㄇЧ穷D時覺得眼前光輝燦爛一片,太過美麗的事物總是讓人感覺不真實,師父的好看是一種高不可侵的圣潔,叫人打從心底里的一種震撼和臣服。而姐姐的美那是真的叫超脫性別超脫天地萬物之造化所能達到的極致。她年紀尚小心思單純尚不覺得如何,一般人或是定力不夠之人見了,輕則鼻血橫飛,當場暈倒,重者癡癡傻傻,神志不清。殺阡陌馳騁六界,幾乎戰無敵手,其實很多時候都占了容貌的便宜,有時候簡單一個眼神就可以把對方勾得三魂不見了七魄,根本用不著自己動手。

        抱了好半天終于依依不舍的把花千骨放下地來,跑進屋里的妝鏡前,上上下下仔細照來照去。哎喲,可憐他美麗的小臉哦,得趕快好好透透氣才行,捂出痱子和小痘痘什么的來就糟糕了。

        “若是用法術變化成他人模樣很容易被長留山的法寶探出,或是被道行高的人覺察。為了進來能夠方便一點,只能讓這樣粗鄙的容顏掩蓋委屈了我的花容月貌,嗚呼……”

        花千骨不由贊道:“姐姐你好棒!易容術這么厲害!”她看藥譜上面所載,易容術是最為復雜和不好學之一了。

        殺阡陌掌心一翻,從墟鼎中取出一把銀光閃閃的折扇出來。對著自己的臉蛋輕輕扇著。一只狐媚的眼睛從折扇后露出來,秋水盈盈,緋波蕩蕩,直電的花千骨渾身軟綿綿的。

        他哪會什么易容術啊,那個東西又復雜又費心,還要成天搗鼓那些藥水什么的,傷了他美麗可愛的指甲可怎么辦。他直接把人殺了,扒拉下來臉皮做成面具,不知道要簡單快捷多少倍。不過這可不敢跟小不點說,畢竟那也是她同門師兄弟,說了反而叫她為難。

        “可是長留山守衛這么嚴,姐姐你是怎么通過壁罩進來的?”

        殺阡陌合上扇子指著天上搖了搖,然后又指指地上:“我是從下面溜上來的,呵呵,你跟我來,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說著又重新戴上面具和花千骨偷偷下了絕情殿。二人落在長留后山禁林之中,花千骨心怦怦直跳,要是被發現她非被世尊狠狠教訓一頓不可。

        殺阡陌拉著她東轉西轉,從山崖上飛掠而下,然后進了半山壁一個巖洞,洞很深,漆黑一片,花千骨一抬頭正好望見殺阡陌火一般透亮的緋色雙瞳,美得如霞光,如花盞,直叫人深深沉陷。

        花千骨心亂了幾拍的撫著胸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大灰狼!

        “哈哈,大灰狼的眼睛是綠色的!

        說著左手一翻,掌心中放出幾團火焰圍繞他們漂浮在空中照亮前路,嘿嘿的笑了兩聲,卻是好聽到詭異。

        花千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是不怕他,眾人口中的魔界妖人,也絲毫不提防他,難道果真是美色惑人?雖然他們一個是正一個是邪,觀念還有處理事情的方式都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她只是覺得,無論對方身份是什么,地位是什么,人家對我好,我便對人家好就是了。

        洞中隱聽水聲,越往前走岔路越多,到處是一些石竹石筍,垂掛的鐘乳,怪石嶙峋,又奇又絕,反射出各種光影,奇幻瑰麗。

        雖已經完全分辨不出東南西北,但大致可以知道一直在向下行。莫非,這里一直通到海底?

        果然,之后前面出現亮光,山壁上反射出海浪的波光粼粼。

        來到出口處,猶如山崖一般,下面百丈處,果然就是蔚藍色的海面。他們到達了漂浮在海面上的長留山的底部,而島的四周全部被簾幕一樣的水流瀑布掩蓋,所以從外面看不到里面。也沒有人會想到穿過瀑布,到長留山的底部看看是什么樣的。

        “哇,好漂亮,我看到彩色的魚兒了!

        “好玩吧?要不要抓兩條來烤著吃?”

        說著便直接拉著花千骨跳了下去,正當花千骨憋住氣準備掉進海里,沒想到卻在海面站立住了。

        她如果一個人的話,頂多能在水面上支持個片刻,可是殺阡陌卻把周邊水域全部控制了,果然很厲害啊。她高興的在水上跳來跳去,濺起陣陣水花,然后蹲下身子在海里撈小魚?赡囚~兒精明的很,在她指尖繞來繞去捉弄她,就是不讓她抓到。

        回過頭看殺阡陌,他摘了面具,正呆呆的望著海面出神。

        “姐姐你在干嗎呢?這些小魚很漂亮對吧?”

        殺阡陌一臉無奈的轉過頭來望著花千骨哀嘆一聲。

        “小不點,你說我怎么就長得這么好看呢?”

        花千骨望著顧影自憐的他癡癡點頭:“是啊,怎么可以長這么好看呢?”

        “可惜啊,我容貌天下第一,身為妖魔兩界至尊,雖然不太愛管事,大部分時候空掛一個名號,但那也是很威風的對吧?可是為什么法力卻不是天底下最厲害的呢,那豈不是跟我天下第一的容貌很不相配?”

        “那最厲害的是誰?”

        “誰知道呢?應該是妖神吧,可是當世無人見過。不過我馳騁六界,這輩子只輸過兩個人哦!睔②淠半p手抱胸很是得意。

        “誰?這么厲害?我師父么?”

        “你師父是一個,輸給他我倒也還服氣,但是我們打了沒多少回合。我的臉不小心給劍劃傷了,我就連忙匆匆跑回去療傷去了。如果繼續戰下去,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哼!”

        “哦,那另外的一個人呢?”

        “另外的那個人,叫做斗闌干!

        “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他名頭挺響的,以前是仙界第一戰神。也是五尊之一,獨步千軍南嶺寒的胞兄。許多年前因為和妖界一女子相愛,鬧出一堆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最后被玉帝驅逐到蠻荒去了,不過仙界也因此事肅清了許多弊端,改了許多天規。一百多年前妖界魔界叛亂,妄圖攻入人界,他領天兵驅逐平亂的時候我和他交過手,那個真叫厲害。不過……”

        “不過什么?”

        殺阡陌憤恨的嘟起嘴巴:“不過他賴皮!他的均天盾背面光滑無比,跟鏡子一樣,我一看到自己在里面映出的美麗倒影就失神,結果被他打得灰頭土臉的,只好走為上計了……”

        花千骨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果然像姐姐的作風啊。

        “那一戰打的好狠,斗闌干作風成熟干練,行事又心狠手辣,簡直跟我們魔界之人有得拼。那叛亂沒多久就被他剿清了,連上任魔尊都被他給殺了,不過也是那老頭自己不中用啦,整天沉迷女色?赡芤舱悄菚r斗闌干認識了妖界的那名女子。最后一代戰神,落得個那樣凄涼的下場。情之一字,真不是個好東西!

        “姐姐認識那個女子么?她后來怎么樣了?”

        “不知道,不過我敢肯定她絕對沒有我漂亮。他們的情很私密,斗闌干為了保護她隱藏的很好,不然仙界一干人定會追殺她到死的。其實當時玉帝惜才,斗闌干如此功勛,他自然是護短的,只想著殺了妖界那女子,將事情抹平了便是了,但是斗闌干怎會愿意,為了包庇她獨自對抗整個天庭,三界動蕩。只是任他再厲害,又如何斗得過那么多仙人聯手,終于還是被伏后逐到蠻荒去了!

        “那那個女子豈不是很傷心?他們倆相愛關著旁人什么事了,為什么要這么對他們?”

        “小不點你想的太簡單了,其間肯定還發生過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不然天庭不會如此震怒!

        “姐姐,那你說,我師父和他誰厲害?”

        “要論修為,或許你師父更勝,但是若真打起來,怕是他更厲害。你師父太仁慈了,從不輕易出劍,別說殺人,連傷人都是極少的。若真是和斗闌干對上,絕對是場精彩的苦戰!”殺阡陌一想到那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的景象就興奮得直摩拳擦掌。

        “姐姐,那個蠻荒是什么地方?”

        “是六界處置極刑犯人的一塊大陸,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其實和死差不多了,上面什么法力都不能用,犯人和遭驅逐的人扔上去自生自滅,永遠都沒有辦法離開!

        “好恐怖!對了,姐姐,你怎么會知道長留山下面有這么一條路的?”

        “長留山障礙重重,從上面壁罩過的話得硬闖,從下面的話就只需要破陣。這路和巖洞大部分是流水沖刷自然形成,其他地方是你世尊逐出門的那個弟子用內力強行穿通的。至于我怎么會知道,還有你那個大大大師兄的事以后有機會再告訴你!睔②淠暗拿嫔祥W過一絲陰翳,“嘿嘿,現在,我們先去海底玩玩去!”

        說著握住花千骨的小手戲謔一笑,花千骨還沒反應過來,腳下水面一軟,整個身子就沉了下去。她水性并不怎么好,正慌亂的準備狗刨,卻發現自己周身竟然滴水未沾。

        她和殺阡陌兩個仿佛被包裹在一個巨大的氣泡中,緩緩在海底漂浮。

        “好漂亮!”花千骨趴在透明的泡泡上面,看著各種魚兒在周圍游來游去。一只小魚兒隔著泡泡吻吻花千骨的手指,一個使勁,竟然鉆進泡泡里來了,在花千骨周圍的空氣里漂浮游動了幾圈,又重新穿過壁罩,回到海水里去了。

        氣泡在海中也不知道漂浮了多遠,花千骨望著海底幻妙無比的景致簡直是樂不思蜀。氣泡慢慢上升飛離海面,然后又緩緩降落到岸邊的沙灘上。然后“乓”的一下在陽光下破滅。

        花千骨四處望了望,這是座離長留山不遠的小島。綠樹白沙,微風拂面,海浪溫柔的拍打著岸邊。她雖然來了長留那么久,可是還從來這么近的在海邊玩過呢。

        興奮的脫掉鞋襪光腳在沙灘上踩來踩去。撿了許多貝殼穿成串,掛一串在殺阡陌脖子上。殺阡陌懶洋洋的趴在一旁曬日光浴,看著花千骨開心的神情,心中暖暖的,原來這世間除了他的容貌之外,還有如此好看又讓人心情舒暢的畫面。那便是她的會心一笑。

        眺望遠處長留,心中掠過幾縷陰影,臉上一改玩世不恭,血紅的眸子卻變的有幾分凌厲駭人。

        算來算去,妖神出世的關鍵還是在花千骨的身上。但是,神器又怎么會和一個小丫頭扯上關系?

        不過,結果既已注定,其他的都不重要。妖神,是一定要出世的,但是小不點,是誰都不能碰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