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花落誰家 文 / Fresh果果

        花落誰家《仙俠奇緣之花千骨》Fresh果果ˇ花落誰家ˇ“你是誰?”殺阡陌低頭俯視著突然冒出來抱著他家小不點的白衣書生,聲音充滿火藥味?礃幼有〔稽c不但跟他認識,還很熟的樣子。

        東方彧卿眼睛彎得像月牙,嘴角勾起,笑得像只狐貍。

        “現在,好像是給骨頭解毒比較重要吧?”

        殺阡陌這才反應過來小不點中了茈萸的劇毒。紅色的眼眸凌厲的望著茈萸:“解藥呢?拿出來!

        “可是魔君,她是仙界之人啊,只要掏了她的心肺我們便能拿到另外幾件神器了!”

        殺阡陌手一揚,隔空一巴掌便在她臉上印下五個指印,打得她吐出一口血來。

        “我叫你拿出來!”

        茈萸眼中閃過不甘的恨色,就只差那么一點了。無奈懼于殺阡陌,魔界之人都知道,他冠絕六界的容貌之下是多狠的一顆心,只得把解藥拿了出來。

        東方彧卿接過解藥立馬開始解花千骨的衣服帶子。

        “你干什么?”殺阡陌從半空中落下,又連忙把花千骨的衣服拉了回去。

        東方彧卿好笑道:“不脫了衣服怎么上藥?”

        殺阡陌一把把花千骨抱了過來:“男女授受不親,還是我來吧!”

        東方彧卿搖頭嘴角輕輕抽搐:“你不要骨頭總姐姐、姐姐的叫你,你就真把自己當作女人了啊,魔君陛下——”

        殺阡陌雙臉漲得彤紅,他怎么會知道的。

        “那反正你也不行!”

        “沒事,骨頭的身子上上下下我早就都看過了,再多看一次也沒關系!

        “什么!”殺阡陌咆哮起來,差點就一掌對著東方彧卿劈下去。

        “爸爸,骨頭媽媽怎么樣了?”糖寶剛剛看輕水有危險,連忙出手幫它未來老婆打妖怪,危機解除了這才急忙趕了過來?匆娀ㄇЧ菧喩碛趾谟帜[身中劇毒的樣子,嚇得頓時花容失色(用這個詞形容糖寶真是很有愛。。

        殺阡陌一聽氣得都快跳腳了,什么!糖寶居然叫這個臭書生爛書生做爸爸。!

        他郁悶的緊抱住花千骨不肯撒手,那好,他們誰都別救,然后指著茈萸大聲吼道:“你來!給小不點涂解藥!”

        茈萸被他吼得腿都軟了,戰戰兢兢的接過花千骨小小的身子,解開她衣服,露出肩頭,用剛長出來的幾只奇小無比的手,一邊把解藥涂抹上去,一邊咬牙切齒,她這輩子毒過那么多人,還是第一次得自己親自上解藥的。

        東方彧卿看著殺阡陌孩子氣的樣子不由好笑。

        花千骨一睜開眼首先看到的就是茈萸可怕的青綠色臉,嚇得哇的一聲大叫起來。

        殺阡陌一腳把茈萸踹到一邊,和東方彧卿一人抱住花千骨一側,同時道。

        “骨頭你沒事吧?”

        “小不點你沒事吧?”

        花千骨左看看右看看,擼起袖子擦一把鼻涕,感動得嘩啦啦的使勁點頭。

        糖寶見她無恙總算放下心來,看她模樣又忍不住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花千骨使勁擰它一把:“你笑什么笑?”

        “骨頭媽媽你又黑又胖,好像野豬哦!”

        “?”花千骨連忙摸摸自己的臉,果然跟腫得跟豬頭一樣。再看雙手,一根根指頭肥得像蘿卜。嗚嗚嗚,她不要活了啦,等一會兒師父來要是看見自己這個模樣……

        “茈萸!”殺阡陌對著茈萸眼一瞪,她是怎么搞得,居然把他可愛的小不點弄成豬頭了!

        茈萸無辜的哭喪著臉連忙跪倒在地:“已經涂了解藥了,很快就會消腫了!

        殺阡陌輕拍著花千骨的頭:“別擔心啊,一會毒全退了就恢復原樣了!

        花千骨努力點頭:“姐姐,謝謝你又趕來救我!”然后又轉頭看像東方彧卿,“東方,你怎么也來了?這里群魔亂戰,太危險了,你快回去!

        東方彧卿笑道:“糖寶說你有危險,特意找我來救你的!

        “可是你不懂法術更加危險啊,好了,現在我沒事了,你趕快回去!”

        東方彧卿抬頭望了望周圍兩方依舊在廝殺拼砍,不過太白一邊明顯處于下方,死傷慘重,越戰越退。他們上空依然不斷有箭矢飛過,全部被殺阡陌形成的巨大屏護擋在外面。

        “魔君,你還是先讓他們都停下來吧,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

        殺阡陌看了看花千骨凝望眾人擔心的眼神輕輕點了點頭,飛到半空中,一陣光波把眾人都震了開來。

        “全部給我停手!”

        眾仙一見他全部被他的美貌震呆在原地,妖魔一見他全部嚇得跪趴下地:“參見魔君——”

        頓時間,整個一個太白山頭一片葉子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變得那么清晰。

        云翳見他,心頭大叫不妙,連春秋不敗也緊皺起了眉頭。

        “魔君來這里做什么?”

        殺阡陌半空中俯視他,半天不說話。

        “春秋不敗,你要奪神器我不反對,只是傾整個妖魔二界之力,未免有些興師動眾!

        春秋不敗仰頭看他,那半邊女人臉頓時退去,只留下一張男人臉,模樣卻是豐神俊朗。低沉著聲音道:“魔君以為我這些年如此奔波辛苦,不擇手段又是為何?”

        殺阡陌心頭一震,嘆氣道:“為我……”

        春秋不敗點點頭:“魔君知道就好,其他的魔君既然怕麻煩,不喜歡,就全部交給我來處理。魔君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我的忠誠,相信我永遠不會背叛你,F在魔君請讓開,待我奪了神器敬獻于你!

        “春秋不敗,你知道我不想做什么六界之王。你若喜歡,魔君什么的讓你來當也沒關系!碑敵跻彩窃谒娜ο嘀,自己才做上魔君,然后又一統了妖界,做了妖王。百年來,他幾番為自己出生入死,這樣的忠誠他又豈能不感動。所以基本上二界之事,全部都放任給他處理,自己很少參與。

        “魔君,你折煞我了,我一心輔佐于你,從來沒有過半點野心。只是今天,這幾件神器,我春秋不敗要定了!魔君若知我用心良苦,就不要攔我!”

        殺阡陌停在半空中,心下兩難起來,一邊是春秋不敗,一邊是小不點。他心中本無什么正邪善惡之分,所以之前春秋不敗就算鏟平了六界,坑殺千萬人,他也不痛不癢,不關己事。況且春秋不敗太過死忠,為人行事卻無一不是為了他而打算,偶爾有所差池,就像屠了茅山一事,他想要責怪也怪不起來?墒侨绻屝〔稽c傷心難過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既然春秋不敗不肯退軍,但是這樣廝殺下去除了徒添死傷也沒什么結果,為免魔君為難,我們以比試來定奪神器如何?”

        突然一個文雅的聲音不高不低的傳入眾人耳中,卻正是東方彧卿。

        “東方!”花千骨驚訝的望著他。

        東方彧卿抱她在懷里,揉揉她的發髻。

        “骨頭別怕,待我助你拿到另外幾件神器!

        花千骨錯愕的望著他,看著他狡猾一笑的深邃眸子,卻不知為何十分放心。

        春秋不敗方才就已看出殺阡陌對長留山那小丫頭似乎青睞有加,似乎此次特意是為她而來。再加上先前莫小聲跟他回報說催淚鈴和拴天鏈如何被奪,崔嵬被殺之事。心中已有了十分的篤定?墒巧衿鳟吘乖谒娑χ,魔君既然喜歡她,要掏她心肺魔君定然不許。若能有方法讓她自己交出來那自然是最好。

        于是大聲道:“你們想怎么比?”

        落十一,霓漫天,輕水和太白眾人都退了回來,站做一線。東方彧卿把花千骨交到落十一懷中。眾人望著他,皆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可是看起來,他只是一介普通書生,身上分明沒有半點法力,根本不是修仙之人。但是既然花千骨信得過他,他們便也沒什么異議。

        花千骨靠在落十一胸前,低聲問:“師父,師父快到了么?”

        落十一看她拼到如此地步不由得心疼,努力點頭:“快到了,就快到了!

        東方彧卿慢慢往前走了幾步,手中紙扇輕搖,頗有指點江山之風采。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除開藍雨瀾風帶走的盤古斧,你們現在手里還有昆侖鏡和沒解開封印的奪魂簫和昊天塔三件神器。而我們有浮沉珠,拴天鏈,煉妖壺,催淚鈴和伏羲琴。我們兩方各派三個人交戰,三戰兩勝,贏的獲得對方的三件神器如何?”

        春秋不敗冷笑一聲,這人到底是何人,竟對他們手中神器如此了若指掌。

        “好,若是我們贏了,我要拴天鏈,催淚鈴和伏羲琴!

        “不行,你們只有一件解開封印,卻要換我們三件解開封印的有失公平。若真讓你得手,你一口反悔,毀天滅地的力量都有了,要殺我們更是易如反掌。浮沉珠,煉妖壺和拴天鏈做賭注如何?”

        云翳在春秋不敗耳邊細細低語了幾句,春秋不敗點點頭:“好,成交!

        東方彧卿笑道:“一言為定,魔君為證!倍送瑫r望向半空中眉頭緊鎖的殺阡陌,殺阡陌輕輕點了點頭。

        “好,第一場比試曠野天你上。你們誰出來應戰?”

        眾人環顧,他們死戰一夜,身上大多有傷,況且之中,根本就沒有誰是曠野天的敵手,此戰事關神器,絕不能輸。落十一剛要開口說自己應戰,卻聽東方彧卿道。

        “在下不才,第一場就先由在下先來吧?”

        “東方,你不會法術!”

        花千骨和糖寶驚慌失措,雖然知道東方擅用計謀,身懷異術。但是真打起來,他一個文弱書生,哪里是那些妖魔的對手,她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為了自己以身犯險!

        東方彧卿回頭對她眨眨眼睛,溫柔一笑,眾人心肺皆暖,不知為何都對他有信心起來。

        曠野天飛到上空俯視著他,哈哈笑道:“你一個凡人,跑到太白山上來湊什么熱鬧?”

        東方彧卿拱手道:“在下也是形勢所逼,曠野先生你身為十妖之首,法力超群,戰功彪炳,機關術更是世間無人可出左右,本該統領妖界,如今為何卻甘為他人走狗?”

        曠野天被他說中痛處,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怒道:“管你小子屁事,說吧?你想怎么比,未免人家說我欺負小輩,你自己挑一種比較痛快的死法吧!”

        “先生最拿手的是什么,我們便比什么吧!

        “老子最拿手的是機關術,莫非你想跟我比機關術?笑話,我法力或許沒一些人強,但是機關術放眼六界還從未敗過,你竟然敢跟我挑戰這個,我看你是活膩了吧?”

        東方彧卿依舊不動聲色:“在下雖不懂法術,對這奇門異術,機關八卦,星相醫卜卻多有鉆研。先生請……”

        曠野天冷笑一聲,從墟鼎中取出十八個與人等大的木頭人來,團團將東方彧卿圍住。

        “這幾個木人堅硬無比,火燒不爛刀砍不斷,不受任何法術攻擊,更不知道痛,就是大羅金仙也拿他們沒有辦法,一旦啟動,沒有我的命令絕不會停止!

        東方彧卿看著那十八個木人擺出的乾坤陣,手一揚,多出一把有幾個奇怪頭的鐵制工具。

        “這個陣法,已經過時了喲!

        沒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從陣內出來的,他靠的不是法術也不是速度,而是一種奇怪的步法。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已經和陣內每個木人過了一招。十八招之后木人還想繼續,剛邁出步子便同時倒塌下去,散落成一堆零碎的木料。

        所有人都驚呆了,曠野天更加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這十八個木人跟著他歷經百戰從未有過絲毫損傷,曾經還把白子畫都困在陣內百招有余,他才得時間從他手中逃脫。

        可是居然才一瞬間的功夫就被這個人給肢解了!

        “你……你到底是何人?”

        “在下東方彧卿!

        曠野天懷抱著一堆碎片心疼得不得了,這些都是日間給他做飯洗衣,晚間給他扇扇捶背的寶貝啊。

        他不甘的又從墟鼎中拿出十幾件做得巧奪天工的物品和機關暗器,各種材質,各種形狀。卻一一被東方彧卿肢解掉,他居然可以一眼看穿自己的機關的每一個弱點在哪一個環節和部位,還有順序等等等。

        曠野天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只會拆東西算什么本事!”

        東方彧卿笑道:“這要裝上更容易了,不過,我怕先生你后悔!

        東方彧卿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個木頭人搞定了,那木人甩甩胳膊踢踢腿,便瘋狂的向曠野天攻了去。

        任何法術的攻擊對其根本沒有作用,曠野天幾度嘗試,居然解不開東方彧卿設下的機關。一面口里叫著,寶貝寶貝,是我啊,是我啊,我才是你主人啊,一面被木人追打得到處逃竄。眾人全部哈哈大笑起來。

        東方彧卿抱歉的望著他:“我說了你要后悔吧,這下這個木人只會聽我的了,走吧,小木頭,我們回去吧,媽媽在那邊等著你了!

        說著優哉游哉的領著小木人回去了;ㄇЧ且娔悄绢^人這么有趣,東戳戳西戳戳,小木頭把她從落十一懷里接過來抱住,頭在她身上使勁磨蹭,逗得她咯吱咯吱的笑。

        “太好玩了東方,你怎么弄的?原來你這么厲害?”

        “喜歡么?送給你陪你玩吧,只要你想要,天上跑的,海里游的,我全都可以幫你做出來!

        花千骨開心的笑著努力的點頭。

        糖寶啪的跳到木人的腦袋上:“我不要弟弟!我不要弟弟!骨頭媽媽你有了小木頭就不要糖寶了!嗚嗚嗚,爸爸,你也不疼我了!”

        東方笑著把它拎到自己手心里親了親:“怎么會呢,爸爸還是最喜歡糖寶了!

        落十一在一旁看得牙都癢了,有沒有搞錯,原來這個樣子的才是糖寶他爹。。!

        春秋不敗再怎么也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會有人比曠野天的機關術還要厲害。

        云翳望著他,要是第二戰再輸可不得了:“茈萸受傷,藍雨現在還沒回來,這一場我上吧,他們已無可用之人了!

        春秋不敗點點頭,望著紫發飛揚宛如天人的殺阡陌,突然很想知道,他到底是想他們輸呢?還是他們贏?東方彧卿讓他作裁,不過就是怕他心軟,讓他兩邊都不要幫。他若出手,那邊就贏定了。這個東方彧卿事事了若指掌,又料事如神,到底是何方神圣,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個普通書生這么簡單。

        花千骨見春秋不敗派了云翳來迎戰第二場不由得犯難了,云翳的厲害她也是見識過的。

        “怎么辦?誰打這第二場?”

        “回掌門,我來!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云隱,激動得差點沒撲上去抱住他:“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我也是剛剛才到,路上遇到東方先生,他料定了第二場春秋不敗會派我師兄出戰,所以交代我先不要現身!

        花千骨傻傻的望著東方彧卿:“嗚嗚嗚,東方我越來越崇拜你了……”

        東方彧卿微笑著摸摸她的頭。

        云隱出場的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因為場中居然出現了長得一模一樣的二人。

        云翳滿臉驚恐的踉蹌退了幾步。

        云隱定定的望著他:“師兄……好久不見……”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