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曲終人散 文 / Fresh果果

        曲終人散

        第二白子畫醒來,看見榻上的點點血漬,知道昨晚自己又毒發吸了花千骨的血?墒峭_能模糊記得一這些,次竟然連隱約的印象都沒有了。他對自己微微有些惱怒,看來是不能再留在這了,不然總有一天會危急小骨性命卻不自知的?墒切念^那拉扯不斷的隱隱不舍的感覺,又讓他近來無端的煩亂,自己到底在留戀些什么?

        看見書桌上鎮紙壓住師兄傳來的飛信,應該是小骨放那的。他出門往貪婪殿飛去,基本上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這事該讓師兄知道,然后自己離開長留山了。

        “骨頭!”糖寶使勁的搖她。

        “?什么?什么?”花千骨慌亂的把筷子掉在地上。

        “你到底有沒有好好聽我說!一大早就咬著筷子對著窗外傻笑,樣子很白癡耶!”

        “呵呵,呵呵……沒事,你繼續,繼續!

        糖寶咬著一片白菜葉子,跟咬手絹似的,一臉害羞的看著:“那你說,我該怎么辦才好嘛!”

        花千骨夾了它的白菜塞到自己嘴里,大口的扒起飯來:“什么該怎么辦?”

        糖寶氣呼呼的在她面前桌子上,使勁滾使勁滾……

        “嗚~~你根本就沒有聽我說話,我說落師兄昨晚上跟我表白了,我該怎么辦?”

        “噗~~~”花千骨眼睛瞪得銅鈴大,一口米飯全噴出來,天女散花般撒在糖寶身上。

        蝦米?

        糖寶害羞的把腦袋藏起來,身體變得透明的粉粉的,整個縮成一個球。

        花千骨用手指頭撥弄它,臉上又好笑又無奈。

        “他怎么跟你說的?”

        “他就說,寶寶我好喜歡你啊,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吧!”糖寶模仿著落十一深情款款的語調是道。

        “哈哈哈,然后呢?”

        “然后,然后趁我發呆的時候,親了我一下!碧菍毬曇魤旱酶土。

        花千骨抱著肚子笑得快要不省人事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跟你表白來著,萬一師兄是想把你領回家去當寵物養捏?”

        “才不會呢,師兄對我可好了。想吃什么糖都給我買,哼,不像你老限制我,每非逼著我啃草和葉子!

        “我限制你是怕你蛀牙啊,你是蟲嘛,當然得多吃綠色植物補充維生素。我可是好媽媽,才不會像你爸爸和落十一那樣百依百順的嬌慣你!那后來呢?你怎么回答的?”

        “我說我有骨頭媽媽會照顧我一輩子,你只要經常像這樣陪我玩就是了!

        花千骨能想象落十一聽見它回答時一臉心碎的樣子,用筷子把糖寶夾到眼前:“才懶得照顧你呢,話說你喜不喜歡落師兄?”

        “喜歡!碧菍毨蠈嵉幕卮。

        “那輕水呢?”

        “哈哈,也喜歡!

        花千骨無奈的搖頭:“我看等你先分清楚哪種喜歡是哪種喜歡再去想應該怎么辦吧。不過,我是不希望你跟落師兄走得太近!

        “為什么?”

        花千骨沒有回答,只是憂心忡忡的望了望窗外,不過目前能倚靠的也只有落十一了。

        “骨頭!骨頭!”糖寶使勁咬她的手,“你還在為盜神器的事憂心么?沒關系的,我們都計劃好,不會出問題的!

        花千骨點點頭,輕嘆一聲。

        糖寶突然低聲道:“骨頭你就真的那么喜歡尊上么?爸爸他,其實真的很好的!

        花千骨震了一下,低頭看著它微微一笑:“我對師傅不是喜歡么簡單的。其實我到現在都還不太明白喜歡是什么感覺,唯一和別人不同的一點,就是會很緊張,心會撲通撲通跳。但是對師傅,我更多的是尊敬、仰慕還有感激之情,要喜歡的話可能還不到十分之一。我什么也不求,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我可以永遠做他徒弟陪在他身邊!

        “可是若我們盜了神器,尊上會原諒我們么?”

        花千骨搖搖頭:“顧不得了,只要可以替師傅解毒,什么懲罰我都能承受。但是糖寶你要記得,時刻提防霓漫天!

        “為什么?”

        “你個傻孩子,不要眼中只有一個人對的好,就看不見另一個人對的恨了。霓漫天其實本性不上有多壞,就是太善妒太記仇,太過爭強好勝和不折手段了。一個人如果擁有幾點,通常很容易不計后果的做出非?膳碌氖聛?赡苁俏姨嘈,但你還是不要和落師兄太親近了,以免她將對我的怒氣也全部發在你身上,知道么?”

        “哦,知道,放心啦,我可是很厲害的啊,小小一個霓漫天我還對付得了!

        花千骨搖頭:“就怕她總是玩陰的!彼呀洺赃^好幾次虧了。

        “小骨!蓖蝗豢罩袀鱽戆鬃赢嫷穆曇。

        花千骨一驚:“師傅有什么吩咐?”

        “你過書房來,為師有話對你說!

        花千骨連忙往書房奔,糖寶繼續在盤子里奮斗。

        “師傅!被ㄇЧ茄劬︻┮娝┌椎囊陆,始終不敢抬頭看他……想起昨夜發生的事,臉紅彤彤的像個蘋果。

        “這桌上的這些書是你今后兩年需要看的,為師把你需要做的,還有今后可能遇上的一些問題全部都寫在在本藍色的冊子里了。你遇上什么不懂或者難解的問題就參閱一下上面!

        “師傅?”花千骨驚愕的看著他。

        “我再過兩日會離開長留山,順其自然坐化九重。為師大事皆已辦妥,你不用再勉強為我續命。神器等我也全部封印完畢,走之前會交給師伯,然后由他分散收藏于各處。對外皆稱我閉關去了,能拖個多少年是多少年,以免長留和仙界大亂!

        “不要,師傅……”花千骨怔怔的搖頭。

        “我已交代你師叔替我多教導你,但是師傅不在了,凡事還得靠你自己!

        “我不要,我只要師傅!”花千骨失控的喊道。

        “小骨,這是幾個月前就已注定了的事,師傅能借你之力撐到今日已是萬幸。萬事不可強求,你已是半個仙人,豈能再執著于這些生生死死!卑鬃赢嬢p嘆一聲。

        “你今年多大?”

        “十八!被ㄇЧ潜M力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么顫抖。

        “已經是個大人了啊,更應該要看得分明,修道最忌諱的便是心有執念。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話,還是長做大人的樣子,再在長留山呆個幾年,便回茅山去好好做回掌門吧,不要辜負了清虛道長的期望,將茅山再次匡扶光大!北绕痖L留山來茅山更需要她,她也更能有一番作為的。白子畫看她多年未變的容顏,突然很想知道小骨長大了之后是什么樣子,可惜自己再也沒機會見到了。

        花千骨膝一屈跪在他面前。

        “師傅,小骨求你,再,再拖延幾好不好?最起碼,最起碼等五天后陪小骨過了生日再走?”等她神器得手之后……

        白子畫不說話,遲疑了片刻,這就意味著還得靠小骨的血撐上幾。再三思量,終于還是點了點頭。

        趁著白子畫大多時間在閉關,花千骨將禁書閣內許多書都盡快的閱覽了一遍,找到對盜取神器有用的,特別是關于如何解開神器的封印。

        因為生日要和師傅一起過,所以提前一天她在朽木清流那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請大家大吃大喝一頓,也可以算作告別了。

        看著宴上大家一如往;蚩v情高歌,或流觴曲水,或嬉戲打鬧,花千骨心中感觸萬千。她知道過了明晚,一切便再也沒辦法回頭了,在長留山些年的快樂時光也再不會有。

        曲罷宴散,花千骨回絕情殿的途中卻被朔風給攔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朔風依舊單刀直入。

        花千骨笑得心虛,突然想到那他是有見過師傅了,看到師傅的身體狀況一定十分奇怪,便也不瞞他。

        “師傅他中了劇毒,此事非同小可,你一定保密!”

        朔風靜靜漂浮著,眼睛比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還要閃亮。

        “所以……你會失血虛弱成樣,就是因為尊上他夜夜吸你的血延緩毒性是么?”

        “不是的!是我非讓師傅吸的,師傅都是為了救我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那你這些天滿懷心事悶悶不樂,就是在想方設法的想要救他?”

        花千骨點點頭。

        “已經找到了?”

        “我……”

        “不要不承認,不然你現在不會么鎮定又堅決的樣子,你宴上那些話,分明是暗中向我們告別。解毒的方法很危險對吧?”

        “是!

        “需要什么?”

        “女媧石!被ㄇЧ墙K于還是說了出來,只是心中無端的信任朔風,覺得沒必要瞞他。

        朔風身子輕輕一晃,臉色瞬間蒼白。

        “你的意思是你想集齊所有神器,讓女媧石復合歸位?”

        “是的!

        “決心已定?”

        “只要可以救師傅!”

        朔風輕嘆一口氣,原來就叫命定。

        “那好吧,我幫你!

        花千骨驚訝的抬頭看他。

        “絕對不行,不能讓你也冒個險!

        朔風一臉平靜的看著她:“如果真那么危險,兩個人的話危險就少一半,你相信我,我可以幫到你。

        “不行!說什么也不行!”這如果被發現,按長留門規,就是死上個十次也不夠。

        朔風笑起來:“可是我現在已經知道,你若不算上我的話,我要是說了出去,你可就什么都做不了!

        “你……”花千骨氣憤的鼓起腮幫子。

        朔風的眼光如水樣,微微帶哀傷:“尊上不能死,這也不是全為了幫你,也算是我為仙界做事吧!

        “好吧!被ㄇЧ侵浪约阂粯庸虉,無奈的只能妥協。

        “什么時候動手?”

        “明天晚上!

        第二天是花千骨的生辰,一大早起來,細心的裝扮一番,依舊是包子一樣的兩個發髻,不過扎上了兩環碎碎的白色小絨花,綠色的新衣裳,裙角巧奪天工的繡滿紋飾,是輕水專門為她趕制的。素雅的小臉,脂粉未施,清新可人,只是略微蒼白了一點。

        燒了好大一桌子的菜,都是師傅最愛吃的。還把絕情殿內外都大掃除了一遍,院前枯掉的桃花樹全部從山上移植下來新的。

        “師傅——師傅——開飯啦——”他開心的大聲喊,好像又回到以前的樣子。

        白子畫慢慢從房內出來,望了望滿院的桃花又重新盛開,只是自己不是樹,再無可回春之日了。

        飯桌沒有設在房內,而是院中桃花樹下。白子畫在桌前坐下,看著花千骨開心的給他盛飯。往年她生辰他們也是這么過的,吃吃飯,說說話,簡簡單單;ㄇЧ强偸抢p著他問他生辰是哪一天,可是活那么幾百年,日子太久,哪里還記得住。于是她便說二人的合在一天,每年一起慶祝。

        這也算是他們師徒二人最后的一個生日最后一頓飯了吧,以后便只能留下她一個人過了。

        花千骨不停的給他夾菜添酒,一面吃一面嘟嘟囔囔的說些什么。白子畫嘴角一絲笑意,那么多年,時間像水一樣流得悄無聲息。一百年恍如一瞬,天不曾變,他亦不曾變。就算挖空心思,記憶里也掏不出個什么?墒亲詮乃齺碇,日子突然好像變慢了,也有了色彩和聲音。細數和她的一點一滴,他竟都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半點都未有遺漏,勝過之前百年千年了。

        飯罷,花千骨笑道:“師傅,你可不可以把伏羲琴拿出來,徒兒想為你彈奏一曲!

        孩子一樣帶著撒嬌的神色,他已經很久沒看見了。白子畫輕輕點點頭,把伏羲琴從墟鼎中取出來拿給她。

        花千骨接過伏羲琴,坐在桃花樹下,飄逸空靈的琴音響起,驚落層層粉浪,漫飛卷繽紛下落,奏的卻是一曲《謫仙怨》。

        晴川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攜。鳥向平蕪遠近,人隨流水東西。白云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后溪。獨恨長沙謫去,江潭春草萋萋。

        一波音起,花飛花落,如歌如訴,那是二人瑤池初見,白子畫足踏清風袖籠香,素衣輕羽,展顏笑,桃花醉,忘人間,從此心與落英墜瓊觴。

        二波音疊,淡雅清新,寧靜致遠,朝夕相守,六年相伴,她始終安靜的凝望他俯瞰千山的出塵背影,日復日,年復年,一言一語,點點滴滴在心頭。

        三波音轉,蒼涼渾厚,中正浩然,他的諄諄教導,仙恩化,讓她識禮樂,博見聞,從鬼魅纏身,到揚名仙劍大會,斗群魔,戰群妖,御劍九笑清秋。

        四波音折,冰冷非常,夢幻空靈,猶若籟仙音,極北之地,冰雪之顛,他牽著她的手,行走在茫茫世上,白雪皚皚,情絲暗長,踏遍紅塵共飛仙。

        五波音蕩,琴聲嗚咽,悲傷哀怨,本無所求,無貪戀,只要能淡然相伴,不羨鴛鴦不羨仙。今已至此,再不能回頭,只要他好好的,千番苦楚,萬般磨難,就叫她一人承擔……

        琴聲包含了太多不盡道不明的情感,從絕情殿向外輻射八千里,覆蓋整個長留山。仿佛感受到她情緒的激蕩,空風起云涌,海上巨浪滔,長留山上一片驚恐,龍宮中一片慌亂。桃花樹影空搖曳,花間精怪泣漣漣。

        白子畫怔怔凝望著她,酒盞停在半空中,也被驚得呆住了。從未曾想過她的琴技竟能有如此的造化。心頭一縷似有似無的莫名情感,被她的琴聲一點點的牽引出來。朝朝暮暮相處的點點滴滴隨著琴音一幕幕在他腦海中回放。他握杯的手微微緊了,心猛的一痛,仿佛預料到了什么的失去與發生,卻又無論如何都抓不住。

        “小骨……”他輕輕喚了一聲,再無法直視她清澈的眼,轉而望邊云卷云舒。

        一聲輕嘆,琴聲已落,卻仍在他腦中百轉千回,久久不散。百年千年,他第一次在分離中體會到不舍。只是這孩子,已經強大到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了。只是,為什么還如此的叫他放不下呢?

        花千骨將琴遞還于他放回墟鼎之中,然后望著他如同初見那般的笑,那笑卻像是要哭出來。他頭腦微微有些暈沉,花千骨的綠色身影也在一片粉紅色中變得漸漸模糊起來。

        “師傅,原諒小骨……”他隱隱聽見小骨在他耳邊低語,意識慢慢抽離。

        花千骨身形一閃,化作一道綠光,趁著白子畫放回伏羲琴墟鼎閉合的瞬間,已飛入他墟鼎之中,取出所有神器。

        白子畫心頭猛的一驚,無奈為時已晚,神念被攝,只能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