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三尊會審 文 / Fresh果果

        三尊會審

        從天牢到長留殿并不遠,可是花千骨走了很長時間。因為是掌門弟子,待人又一貫極好,押解的幾個弟子都認得她,也不催促。

        花千骨走得極慢,好想這條路永遠也走不完。抬頭仰望下漂浮在半空中的絕情殿,很想能回去最后看一眼,看看剛移栽沒多久的桃花樹,開的可好。

        望望四周,海天之間云霧繚繞的仙境,她的第二個家。在這里,她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七年。盡管前面有可怕的刑罰在等著她,或許馬上就要死了,可是她都不害怕,唯一害怕的,是師父失望的眼神。

        大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花千骨低著頭慢慢走進去,大門再一次在她身后嘭的一下合上,她的心也隨之使勁往下沉。

        周圍人并不多,能參加會審的都是本門和外派資歷較深,輩分較高,或很有威望的仙人。輕水,云端,落十一,朽木清流,火夕,舞青蘿等也都在,另外還有云隱和兩個茅山派的長老,都一臉擔憂的望著她。

        坐在最高處正上方的是白子畫,右邊是摩嚴,左邊是笙簫默,再兩側是幾閣的長老和閣主。四周鴉雀無聲,氣氛十分嚴肅壓抑。

        花千骨始終沒有抬起頭,往前走幾步,然后跪下去。

        戒律閣的首座站在戒律臺上,不怒自威的大聲道:“長留弟子花千骨,偷盜神器,偷習禁術,欺師滅祖,天地不容。結交奸黨,勾結妖魔,與妖孽殺阡陌有染,罪不可赦。還殺死長白掌門溫豐予,私放妖神出世,導致仙魔大戰,死傷無數,更是百死難辭其咎?烧J罪?”

        言辭語氣之凌厲叫在場人心頭都不由一震。

        花千骨想認罪,反正橫豎都是個死,不如快點結束,不想再這樣跪在白子畫面前,比凌遲更加叫難以忍受。

        可是她的舌頭卻完全不受控制,聽見自己的聲音不卑不亢,不高也不低的:“溫豐予和朔風不是我殺的,我和殺姐姐又怎么可能有染!”

        摩嚴冷笑一聲,嗤之以鼻:“殺姐姐?這是什么興趣愛好,那妖孽仗著美貌,還真當自己是女子么?”

        花千骨一驚抬起頭來,又立馬低下去:“殺……姐姐他是女的?”雖然一時叫人難以接受,但是略微一想就知道是自己笨,她從開始就誤會。殺阡陌為她與師父大戰一場,還殺那么多人,也從不避嫌的與他摟摟抱抱,難怪別人會誤會他們倆。只是姐姐為何不早告訴她呢?

        花千骨知道一再辯解也沒用,沒有人會相信她,只是仍舊平靜的強調:“和他沒有關系,溫豐予不是我殺的!

        “你還敢狡辯?你妄圖奪取神器,溫豐予不從,便施攝魂術殺他,否則你是怎么取得神器的?”

        “我只取神器,沒有殺人,人是藍雨瀾風殺嫁禍于我!被ㄇЧ锹犚娮约旱穆曇舾砂桶偷,仿佛是另一個人在話。

        “大膽孽徒!事到如今還不招么?”摩嚴怒斥道。

        花千骨背脊挺得直直的:“他雖因我而死,卻的確不是我所殺!

        摩嚴眉頭一皺剛要發飆,笙簫默眼神制止住他,語氣和緩的道:“人不是你殺的,就你把如何偷盜神器,偷習禁術,又放妖神出世的詳細經過陳述一遍吧!

        花千骨心頭一驚,咬咬牙,拼命的控制著自己的話語,顫抖著聲音道:“神器是我偷的,妖神也是我放的,偷習禁術,欺師滅祖。我通通認罪,不必再審,還請三尊處罰。不管結果是什么,弟子毫無異議!

        “掌門!”云隱緊皺眉頭,看著瘦弱細小的身子跪在下面,心頭不由痛。

        笙簫默輕輕搖頭:“花千骨,身為長留弟子,掌門首徒,你置師父于何地?更叫長留顏面何存?身背清虛道長重托,代任茅山掌門,又叫茅山派如何向下人交待?愧對長留,是為不忠,愧對師父,是為不孝,愧對清虛道長的托付,是為不義,更愧對下人,是為不仁。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長留門下再容不得你。如今判你逐出師門,誅仙柱上受九九八十一根消魂釘。但念你年紀尚小,暫留一息魂魄拘于白露瓶中服刑三百年再入六道輪回。你服是不服?”

        此語一出,滿堂皆驚。誅仙柱上不知道多少仙人被釘死在上面,從手足開始釘起,卻不傷及要害,每根入骨皆是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法力較弱的,能撐到二三十余根不斷氣就已經很不錯。是長留山最殘酷的刑罰之一,卻竟然要釘在花千骨身上八十一根之多么?

        可是此時仍聽摩嚴冷道:“師弟,以花千骨重罪就算是魂飛魄散也難辭其咎,刑罰怕是太輕,難以服眾吧?”

        輕水,云端等人皆倒抽口涼氣,所有和花千骨熟識的長留弟子全都撲通下跪倒在長留殿上。甚至包括上上飄,落十一,火夕,舞青蘿等三尊弟子,唯有霓漫天滿臉幸災樂禍的俯視著花千骨。

        摩嚴瞇起眼睛,大聲呵斥:“你們個個都給反么?”

        旁東華上仙,嶗山掌門,北海龍王看,也于心不忍,紛紛為她求情。

        摩嚴冷哼一聲:“花千骨是長留弟子,犯下如此危及六界的大錯,如此還算輕饒,再是長留私事,該如何處置還輪不到外人來管!

        云隱怒道:“花千骨也是本門掌門,豈可輕易交由長留說殺就殺!今就算拼整個茅山派,也絕對不會把人交給你們!”

        “云隱!”花千骨輕喝,望著他搖搖頭,平靜說道,“茅山掌門花千骨,罪犯滔天,現革去掌門職,由弟子云隱接任!闭f著交出掌門的宮羽,臨空給云隱傳信印。

        “掌門!”云隱望著懇求的眼神只能欲言又止。

        花千骨慢慢俯身于地,一字一句的說道:“長留弟子花千骨,罪不容誅,三尊仁慈,弟子甘愿伏法。只求三尊開恩,不要逐我出師門。哪怕魂飛魄散,弟子也毫無怨言!

        眾人又是一驚,不敢想象更無法理解寧愿魄散都不愿脫離長留山。只有霓漫天冷笑聲,想不到花千骨對白子畫的執念竟深到種地步。

        所有的人都看向白子畫,唯有他至始至終都沒有開過口,花千骨畢竟是他的徒弟,最后到底要如何處置還需他來定奪。

        白子畫面無表情,端起茶盞喝口茶,周圍靜得連根針掉落都聽得見。

        花千骨不敢抬頭看他,她什么也不要,只求師父不要逐出師門。是白子畫的徒弟,死也是!

        “你為何要盜神器放妖神出世?”白子畫的聲音冷冷的在大殿內回響。

        花千骨的心咯嘣一下,完了。

        她的唇舌開始不停使喚的顫動起來,緊緊咬住牙關不話,面色越來越鐵青。

        “為了……為了……”

        不行!不行!死都不能,死都不能!拼命搖頭,唇被咬破,流出血來。

        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她,不明白她在掙扎些什么。

        可是咒術不是光不話就逃的開,花千骨聽見自己的聲音沖破喉嚨個字個字的擠出來。狠心用力,將自己舌頭咬爛,鮮血流出,疼得快昏過去。

        “會氣……洗……衣服……鐵樹……(為替師父解毒)”殘缺不明的字眼從嘴里發出。周遭的人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白子畫眉頭皺起,看模樣是中異朽閣的咒術,可是是什么事寧愿把自己舌頭咬破也不肯說?心頭不由火起,什么也不說,一口認罪,又叫自己如何有理由為她開脫?她就真的那么想死么?!

        “順你的意,不逐出師門!

        “尊上?”戒律閣還有摩嚴都驚驚,長留山怎么可以留下這樣的弟子,就算死也是污名有辱。

        “我的弟子,我說不逐就不逐!卑鬃赢嬂淅湔f道,周圍的人都不再說話。他一向甚少拿主意,但是只要是出來的話就板上釘釘,從沒人敢反駁,也不知道他是開明大度,還是強權專制。

        “那誅仙柱上消魂釘?”首座小心翼翼的問道。

        白子畫站起身來,長袖一拂,向后堂走去:“立刻執行!

        四個字一出,頓時整個大殿混亂成一團。輕水和落十一等本來直還抱著一絲期望,只要尊上還念著師徒之情,千骨就或許還有救。下面全部一慌,紛紛又拜又叩,求情之聲此起彼伏。

        摩嚴暗自松口氣,白子畫果然還是他熟悉的那個白子畫。

        花千骨癱軟在地上,心頭空蕩蕩的,周圍的聲音好像都聽不見了。擦擦嘴角的血跡,舌頭很疼,心頭更疼,可是同時卻又很欣慰。雖然犯下大錯,至少師父,依舊是當是他的弟子的,做鬼也心安……

        被人押解著向后山懸崖高臺上的誅仙柱走去,她的腳步微微有些踉蹌。

        輕水一抹淚水,御風飛也似的向長留山屏罩處飛過去。她不能讓千骨死,絕對不能。

        軒轅朗只見得山中一片混亂,卻始終過不了屏罩,不一會兒殺阡陌也趕來,二人皆焦急的等待著會審的結果。

        “輕水?”軒轅朗看著那個平?偸菧\笑顧盼的明麗女子,此刻是滿面淚水,哭的梨花帶雨的直奔而來。

        “軒轅陛下……求求你救救千骨吧!”緊貼著屏罩把會審的結果通通告知與他。

        “八十一根消魂釘?”軒轅朗臉色霎時蒼白。

        殺阡陌退兩步,閉上眼睛,消魂釘?又是消魂釘?白子畫……好狠的心!

        花千骨一步步走上白玉階,誅仙柱高高的屹立在面前,抬頭微微有些暈眩。柱子上滿是陽刻的圖案、花紋、銘文和咒語,柱體瑩白通透,鏤空和縫隙里卻是烏紅色的,花千骨知道那是前面無數死在誅仙柱上的仙人干枯的血跡。

        戒律閣的首座又在旁將的罪狀重述遍,然后宣布開始執行。

        花千骨被仙鎖牢牢縛在誅仙柱上,面色依舊平靜。會很疼吧,不過疼著疼著到最后也就沒感覺。

        三尊依舊坐得高高在上,突然有人飛速上前來報,妖魔和人界的軍隊對長留山發起猛烈的攻擊。

        “讓所有弟子牢牢守住屏護,一只蒼蠅都不許放進來!卑鬃赢嬙缬蓄A料,所以才不讓軒轅朗入山。長留弟子就算對審訊結果有異議也不敢怎樣,而他和殺阡陌就不同了。他看看笙簫默,笙簫默心神意會,轉身離席。

        花千骨抬起頭,見外面烏云滾滾,電閃雷鳴,狂風大作。

        東方彧卿依舊在牢內陪著南無月,也不讓糖寶出去。不需要親臨,外面發生的一切他都若指掌,只是仍忍不住心驚肉跳。沒有人可以在白子畫手下救人,如果白子畫想讓她死,她就真逃不過。

        “再問一次,你為何偷盜神器放妖神出世?”白子畫凝眉道。

        花千骨拼命搖頭,依舊吐詞不清。眼睛望著他,無盡話語無限思量只換作苦苦一笑。

        未待做好準備,第一根消魂釘已經釘入左手手腕,花千骨不防,忍不住一聲凄厲慘叫,聽得眾人陣膽寒。

        花千骨顫抖著閉上眼,如此之疼痛她憑生從未受過,從手直蔓延到四肢,疼到頭皮都發麻戰栗的感覺。鮮血順著柱子流下,浸入縫隙之中,又覆蓋上新鮮的層。

        “千骨……”輕水哭喊著,掙扎著上前又被朽木清流硬拖住,拉回去。

        緊接著又是第二根釘入右手手腕,花千骨不再失聲驚叫,卻仍是痛到咬破下唇。

        接下來是雙腳腳踝,膝蓋,股骨,手臂,鎖骨等,連釘十二個,每釘入一個,都可以聽到穿透骨頭和血肉的聲音,以及花千骨的聲悶哼還有下面倒抽一口的涼氣。輕水暈過去了,落十一,朽木,火夕,舞青蘿等人都是雙眼含淚。

        霓漫天么久以來從來沒有覺得如此揚眉吐氣過,每釘入一釘,她的心中就涌出股強烈的喜悅和興奮。恨只恨自己不能將她暗戀尊上的事情暴露出來,否則會讓她死得更加難看。

        天與地都在劇烈震蕩著,殺阡陌和軒轅朗久攻長留不得入都快要急瘋掉。

        軒轅朗手持利劍屹立當空,猶若神。雙眼之中燃燒起烈火般熊熊熾熱的殺意,發冠崩落,長發在狂風中飄搖亂舞。體內真氣仿佛被燃般,順著他的經絡延綿而出,化成滔滔不絕的力量從劍身上逸出。

        而殺阡陌早已經殺紅眼,劍下毫不留情,上前阻止的長留弟子在他的劍氣下不斷迸爆。鮮血、腦漿、斷肢、腸子,到處飛散四濺灑落。

        空中到處是各種波光散射,風吼雷鳴,矛戈如雨,劍氣怒舞。幾界之人,前仆后繼,死傷無數。

        殺阡陌和軒轅朗眼看便要突破,卻突然又被道青光擋回。定睛一看,竟然是儒尊笙簫默。

        笙簫默長簫揚,臉上笑意不變:“奉尊上之命,前來會會你們。在處刑結束之前,你休想踏上長留山步!

        十四根消魂釘下去,花千骨已是奄奄息,仙身已去一半,魂魄也散十分之一。疼得幾度昏死過去,又再次被用法力強制喚醒。

        好痛,可不可以直接讓她死?不要再這樣受折磨?運功想要自斷,卻發現仿佛是被封印般,半內力都使不出來。

        快死,快死……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吶喊,只盼著切早結束。

        周圍空氣里漂浮著濃郁的血腥氣味,可是血里又有一股香氣。白子畫聞著那熟悉的血腥味,想起她一次次喂自己飲血時的場景。

        “尊上……”落十一等人不停的在旁磕頭求情。

        白子畫依舊面色平靜,只是有些不明的低頭看看自己的手,發現手在微微顫抖。

        “!彼蝗婚_口,即將釘入花千骨胸膛的第十八根消魂釘停在半空。

        “師弟!”摩嚴大驚。

        白子畫慢慢站起身來,一步步慢慢走下去;ㄇЧ鞘а^多,面色蒼白一片,費力的睜開眼睛看著他。

        白子畫手揚,仙索松落,十七個消魂釘從身體里脫出,花千骨狠狠的摔在地上。十七個窟窿血流如注。

        眾人皆不解其意,卻不敢多言。落十等人驚喜若狂,知道下花千骨有救。

        “花千骨是長留乃至下的罪人,卻究竟是我白子畫的徒弟。是我管教不嚴,遺禍蒼生,接下來的刑罰,由我親自執行!

        周圍一片哄然,落十一等人都傻掉;ㄇЧ求@得更是面無血色,顫抖著雙唇連連搖頭:“師父,不要……”不要!不要!無論什么苦痛都可以承受,可是如果師父親自動手又叫她如何承擔?

        花千骨拼命的向后爬著,在地上拖出一條長而驚心的血跡。

        可是她逃不掉,怎么可能逃得掉?只能眼睜睜看著白子畫一步步向她走過來。

        “我錯了,徒兒知錯了,師父……”她孩子一樣慌亂無措的哭起來,依舊沒有淚,可是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害怕。

        白子畫依舊面無表情,彎下身子,從她身上抽出斷念劍。

        花千骨完全呆住,師父竟然……竟然要用斷念。那是他親手贈給她的!里面寄予她多少美好幸福的回憶,從來沒有刻離身過?墒,他竟然要殘忍到用斷念劍來處罰她么?

        “師父,求你,不要……至少不要用斷念……”一只手抱住面前白子畫的腿,一只手使勁的抓住斷念劍的劍柄,驚慌失措的低聲懇求著,鮮血染臟他雪白的袍子。

        白子畫眉頭深鎖:“當初贈你劍是為了什么?你太叫為師失望……”

        想著要舉起劍來,卻驚異的發現斷念劍凝固在空中,嗚嗚作響,半點都不肯動。它跟隨花千骨已久,雖還達不到人劍合一,完全臣服,但是亦有靈性,怎么肯出劍傷她。

        白子畫無奈搖頭,好一個斷念,明明是他的佩劍,這才幾年,卻竟然連他也使喚不了!

        “今天一定要用!”白子畫大怒,手指狠狠在劍身上彈,真氣頓時注滿劍身。

        “不要!師父!求求你!求求你!”花千骨哭喊著,用力的伸出手去,卻只從劍上抓下來當作劍穗掛著的那一串宮鈴。

        手起劍落,沒有絲毫猶豫,花千骨身上大大小小的氣道和血道全部被刺破,真氣和內力流瀉出來,全身經脈沒有一處不被挑斷。

        花千骨死尸樣倒在地上,微微抽搐著,眼神空洞,面色呆滯,再不能動,合著消魂釘留下來的窟窿,鮮血幾近流干。

        不光失去仙身,失去所有的法力,也已經是個廢人,別說行動,就是直起腰甚至轉動脖子都再做不到。

        白子畫高高的俯視著,將斷念劍隨手棄,扔在一邊地上。沾了她的血,斷念已經比廢鐵還不如。

        絕情斷念,絕情斷念,他永遠不會知道對他的感情,更不會明白斷念劍對她而言意味著什么。

        “把她拖進仙牢最底層,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許去看她或者送藥!

        花千骨死一般,睜著大而空洞的眼睛,沒有半反應的被人抬下去,鮮血灑路,手中卻始終緊緊的握住那兩個小小的鈴鐺。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