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奇幻魔法 > Fresh果果 >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南無之月 文 / Fresh果果

        南無之月

        冰雪未化,地間仍舊片白茫茫,銀月高掛,光線不似尋常柔和,竟亮得有些刺眼,周圍一圈隱隱紅光格外妖異,照得這個夜越發凄涼起來。

        又是月圓了啊。

        笙簫默一向輕佻慵懶的眉間難得的出現一絲擔憂,想到明日的群仙宴心中不祥之感愈甚。突然覺察到簫中妖氣彌漫,他飛快的又往其上結了幾個封印,阻止妖氣外涌。

        這一年來,南無月每到月圓之夜便要變身,集結平日的天地靈氣,再加上月圓夜的月之精華,得以脫去稚子形態,化作少年之身。體內殘存的些許妖力大增,心智比誠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叫人難以應對。平撫簫中的不安與騷動,笙簫默眉頭皺得更深。

        此時南無月在璀星石中的身體已慢慢發生變化,疼痛讓他從極深的睡夢中醒來。璀星石被渾濁的妖氣整個包裹得嚴嚴實實。不再是之前天真無暇的孩童的臉,而換作清雅的絕美少年,表情純真中帶一絲野性和叛逆,乍看無辜的眼神中又帶著一絲毒辣和狡黠。偏偏一皺眉一低頭之間都是妖媚入骨。

        他在石中輕輕扭動活動身體,只聽見一陣筋骨噼啪響動的聲音。

        睡得也夠久,終于到好戲上場的時間。他晶亮的眼睛凝望遠方,滿臉都是盈盈笑意。

        花花姐姐,等你來救我呢……

        巨大的島悄無聲息的在空中漂浮前行,猶如黑暗中的魅影。

        花千骨走了一圈,發現三千余人基本都已經準備妥當。眼中燃燒著仇恨、野心等各種各樣的光芒,只等著到昆侖和仙界的人大戰一場。

        那種巨大的殺氣和壓迫力讓有些喘不過氣來。雖然東方彧卿和竹染都是躊躇滿志,她卻一點信心都沒有。甚至一直都到來這一刻,她仍然在猶豫不決。

        可是件事和盜取神器樣,是明知道錯,卻依然不得不去做的事;是明知道阻攔在眼前的是長留是仙界甚至是師父,也不得不去抗爭的事。

        小月是她的孩子,世上沒有一個人,可以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死。

        “那是什么?取下來!被ㄇЧ峭戏礁吒邟炱鸬膶懼盎ā弊值膽鹌煨念^咯噔一下。他們是去救人,不是出征。

        斗闌干明白她的意思,差人把竹染讓人掛上的戰旗又取下來……

        “我之前見過藍雨瀾風,跟她說過你已經出蠻荒,就在島上,她有沒有去找過你?”猶豫許久,花千骨還是忍不住問道;貋碇,斗闌干仍然一如既往的樣子,什么都沒說,她猜藍雨瀾風應該沒來過。

        果然斗闌干愣了一愣,緩緩搖頭:“沒有!

        原來那次半空中感覺有人在海底窺視他不是錯覺,果然是那個人。

        “她不敢來見我的,她也不想見到我!

        “可是她之前為了你……”

        “她一向驕傲,不習慣欠人那么多,只是為了償還罷了。見我無事,也便心安!

        “們倆分開那么久,好不容易可以重逢。就不能放下過去,重新再來過么?”

        “你還小,不懂。沒有什么是可以真正放下的,那么多年,滄海桑田,我們倆都已經不能回頭。就像你身上的那些傷,就算好了,疤痕卻還在。時間可以久遠到把當初的疼痛都遺忘,可是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再努力修補也無濟于事。事到如今,你以為還回得到過去么?”

        斗闌干原本恢復如從前意氣風發、不怒自威的臉,此時閃過一絲悲涼和無奈,慢慢轉身離開。

        花千骨坐在草地上看著月亮發呆迷茫。他們都再也回不去……

        一只溫暖的手突然放在肩上,是東方彧卿。

        “累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回來,怎么不去睡覺?”

        “哪里睡得著,糖寶呢?”

        “在床上打呼嚕!

        花千骨不由揚嘴一刑而凝眉搖頭道:“或許應該自己一個人上昆侖,而不是將那么多人牽連其中。雙方一旦開戰,定是死傷無數!

        “你以為你一個人可以對抗整個仙界救出小月么?我知道你是真的想要救他出來讓他平安無事,而不是但求盡力無愧于心。你知道,我們帶大軍前往并不是真想與他們一戰,而只是起威懾作用。否則,我們根本沒資格問仙界要人。他們也都不是傻子,知道與們勢均力敵,不會輕易開戰,弄得兩敗俱傷、眾生涂炭的。而蠻荒眾人也并不是為才上昆侖,他們此去不過是為替自己日后的生存抗爭,為與仙界達成協議不再被抓回蠻荒而抗爭罷。各有各的目的,你不用在這上面內疚或是耿耿于懷!

        花千骨輕嘆一口氣:“我就怕事態超出控制,人心怎能輕易駕馭,要是真打起來,任何一方有所傷亡都是不想見到的。我可以自己死,可是不想牽連那么多人!

        “你若是一死就能救小月的話,我也不再勸你?墒虏皇敲慈菀捉鉀Q的,難免會有所犧牲!

        “怪只怪我能力不足,要是我……”

        東方彧卿笑著把她摟進懷里:“是啊,每個人都希望可以有能力保護自己所珍愛的一切,為了小月你一定要更強大起來,若到戰場上還如此猶豫不決,那就們就輸定了,這一輸可就是小月的命和三千人的自由。所以不管這一仗打或者不打,我們都一定要贏。我知你怕眾仙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妖神,而怪罪白子畫徇私枉法,壞了他的清名。到時你只需在暗中看著,不用親自動手。竹染的法術再加上你的妖力,應該足以隱去身形不被眾仙發現了!

        “那怎么行!”

        “你妖力雖強,可是在沒有解除封印的狀態下也不可能一個人扭轉乾坤。而一旦眾人發現妖神之力在的身上,殺小月不算,還會掀起新的一輪爭奪,人人都想置于死地。何苦為難自己與仙界正面沖突,一切交給我們就夠了。何況,還有你殺姐姐幫忙呢!

        “殺姐姐?他也來了?”花千骨一怔。

        “異朽閣回報,妖魔的大軍也已逼近昆侖山,殺阡陌這一次是下定決心與仙界一戰。我們那么多人,一定可以救出小月的。只是骨頭,殺阡陌心魔太重,執念太深,我擔心他若發起狂來,事態超出控制,三界就真是一場浩劫了!

        “殺姐姐入魔越來越深了么?”花千骨滿臉擔憂。

        “骨頭你不要內疚,他心中早有魔障,不是因為你才會變成個樣子,你只是個誘因罷。他自負太高,越是用力想要去守護,一旦守護不,就越容易走極端!

        “我知道,殺姐姐一直對我有一種很強烈的保護欲。雖然世尊他們都誤以為我們倆有染,春秋不敗他們也以為殺姐姐喜歡我。但是我能感覺到,殺姐姐對我只是打從心底的疼愛。他是魔君是妖王,比漫仙佛還要高高在上,又怎么可能僅憑當初茅山上的簡單一面就那么輕易的喜歡上我。雖說他行事一向任性,可是對我的態度,百依百順到簡直不顧一切,像是在用力去補償些什么。有時候望著我,眼中的卻又不是我,好像在望著別人。我有幾次忍不住想要問他,可是他每次和我在一起都好開心的樣子,我不想揭他傷疤,他那樣驕傲的人不會允許自己臉上有傷口,更不會允許自己心上有傷口!

        東方彧卿詫異的看著她,沒想到她不知道一切,卻早已洞悉切。

        “你既然那么清楚軒轅朗和殺阡陌對的愛都只是一種偏執和一種錯覺,那么我的呢?有沒有想過我對你的感情是什么樣的感情,又是從何而起?我在心目中又到底擺在什么位置?”

        花千骨不自覺退一步,艱難的緩慢搖頭:“我不知道……”

        東方彧卿依舊溫婉的笑,像春天河岸邊的楊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很多事他想問,因為再不問就來不急了。帶著千年記憶輪回,他早已學會不去執著,行事只是隨著自己本心,所以,沒有多少的悲苦。他可以知道所有事,可是愛上她是個迷,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墒鞘澜缟喜皇敲恳患,他都必須要知道答案的。就樣永遠不知道,永遠有一絲想念和希冀也未嘗不可。

        他輕拍花千骨的頭,趕快長大吧,趕快強大到可以保護自己,可以不被白子畫傷害,不要讓我擔心放不下。

        花千骨望著東方彧卿眼中的憂傷和飄渺,心頓時揪做一團,緊緊拽住他的袖子,仿佛手一松就會失去他,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個人對而言到底有多重要。這次群仙宴與往年不同,沒有歌舞升平,到處一片肅殺之氣。

        妖魔來犯已是意料中事,昆侖山上兵將圍里三層外三層,到處都是結界和封印。自以為一定可以阻擋殺阡陌等人,卻沒想到花千骨這邊另有大軍來犯。

        瑤池內依舊溫暖如春,飄花如雨。五彩的瑤池水細波蕩漾,水中央一根光禿禿的粗壯枯木直插入云霄,傳是上古被帝下令斬斷的通建木上的一根枝椏,從此神人永隔。

        而南無月就將被綁在根建木枝上,在五星耀日之時,受天火焚身和天雷穿心的極刑,將不死不滅的妖神真身化為灰燼。

        即將行刑,笙簫默解開封印將南無月從簫中放出,眼見黑色云氣外溢,眾仙在座,各個凝神防備。

        慢慢在地上凝結成形,璀星石此時已被邪氣完全侵蝕,透亮的晶體里布滿了黑色的絲狀物。

        笙簫默心頭驚,竟見南無月依舊是少年形態,沒有變回孩童,正滿臉笑意的望著他。

        怎么回事?明明已經日升月落,他竟還能維持形態?

        笙簫默暗叫不好,上前兩步想要再在璀星石上覆上層封印,卻見南無月已經在石中站起身來,翻手凌空握,璀星石頓時在他周身碎作千萬片,反射著陽光,瑤池中一時到處都是星星的璀璨光亮。

        眾仙無不大驚失色,倉皇后退,以為妖神恢復法力,得以突破禁錮而出。只有笙簫默和摩嚴等人知道他徒有妖神之軀,并無妖神之實。飛身上前,想要將他重新關入籠牢。

        南無月身上妖力雖未遭封印,卻所剩無幾?墒侵T仙聯手合圍,竟然半點都奈他不得。他簡單的只是只手便化去所有法力的攻擊。

        摩嚴和笙簫默都不由一陣心駭,妖神之力,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那如果花千骨身上的封印解開,會是什么樣的后果?

        更可怕的是,單憑白子畫之力,如何封印和壓制得住如此強大的破壞之力,遲遲沒有被花千骨沖破,不過是因為怕傷了白子畫,一直心有顧及罷。那如果有一天,她不再顧及師徒之情呢?

        南無月一面單手應敵,一面環顧四周的美景,云淡風輕的笑,仿佛世間一切都那么不值提。

        看到一個年紀尚小,長得與花千骨有幾分相似的仙婢正驚恐萬分的往桌子下面鉆以免受波及,隨手吸過來,竟捏住了她的脖子。

        空中光波亂舞,不時有仙人被擊中倒地,眾仙在玉帝王母前排了一排又一排的人墻。

        笙簫默想要救那仙婢,卻無奈根本近不了南無月身。

        南無月凝眉看著那子,嘟嘟嘴巴:“一點都不像!敝箚问忠晃,鮮血四濺,連同那仙婢的魂魄都被他捏碎。

        眾仙望著他依舊真無害的美麗笑臉都不由一陣毛骨悚然。

        南無月也沒有特定目標,這些人他都不認識,沒什么差別,信步在瑤池中走著,隨手抓著一個就殺一個。手段極其殘忍直接,滿地都是血,地上的桃花瓣都漿住,空氣中花香和血腥味混合成種刺鼻的奇怪味道,直讓那些習慣一塵不染的仙們想要嘔吐。

        摩嚴和笙簫默骨子里都是一陣發寒,一個妖力已失的妖神就已經能將高高在上的仙輕易玩弄于股掌之中,叫人怎能不怕,怎能不殺!

        南無月像一個剛來到世間的孩子一般,一面應戰,一面還不時停下腳步,拿起桌上那些精致的琉璃杯盞,扯下某人身上的錦帶玉佩左看右看。又或者咬一口蟠桃,抿一口忘憂酒,還不時做個鬼臉,吐吐舌頭。

        不到片刻已有十多人被他打得魂飛魄散。什么法寶對他都沒有用,眾仙只能用陣法試圖將他困住。

        正當快要無計可施之際,南無月突然停住腳步,望著邊嘴里一開一合像是在喃喃自語。

        “那么快就來啊,還有力氣沒用完本來打算多殺幾個仙界的討厭鬼替姐姐出氣呢!唉,算,不跟你們玩了!

        南無月身上的光芒漸漸黯淡,身子突然一軟,半昏迷狀態的倚著桃樹癱倒下去。

        眾仙以為他使詐,猶豫許久,不敢輕易上前。摩嚴猜是他積蓄已久的能量用盡,撒出光壁將他牢牢罩住。

        上前連他多處氣穴,下數重封印。又回頭對太白金星道:“請借誅仙鎖一用!

        “大師兄!”笙簫默眉頭皺。摩嚴卻自顧拿仙鎖來,硬生生用內力從南無月的手腕腳踝處穿過去。

        鮮血流經之處盡成焦土。南無月迷迷糊糊的瞇著眼笑,竟是哼也不哼一聲,仿佛根本感覺不到痛楚一般。微閉的眼瞼,目光流轉,不出的魅惑動人,腕上和踝上輕薄如紙的嬌嫩肌膚,映襯著鮮紅的血,格外刺眼。許多仙人定力不足,竟一時神魂飄忽,心智被勾,無端生出憐惜之情。心痛不忍間,竟要出手阻止。摩嚴一聲大喝,才被驚醒,想到他方才的血腥殺戮,不由羞愧難當。

        幾重枷鎖,摩嚴才微微放下心來。是他看管不當,才會發生之前那種慘事。南無月由他和眾將親自押往建木。

        南無月腳步有些踉蹌的走著,手和腳拖著長長的鎖鏈,末端握在摩嚴手里。鮮血一滴又一滴,那鎖鏈拖拽的聲音更是清脆響亮叫人不忍聽。

        如履平地的涉過瑤池水,摩嚴把他用鎖鏈牢牢的綁在建木上。然后片刻不離的在一旁守著,看看日頭越來越亮,就快到五星耀日的時刻。

        笙簫默望著南無月臉上始終若有似無、看似真無害的微笑,心頭越發沒底。他明明中了掌門師兄的法術,還身受那么多封印的束縛,居然都輕易逃出來。如今就算師兄在,眾仙聯手也不定奈何得了他。他之前可以逃,卻為何不逃?如今更可以走,卻為何要乖乖俯首就擒?不會只是妖力用完么簡單。

        仙婢驚魂未定的很快把周遭打掃干凈,恢復如初?墒强諝庵衅〉闹T仙和南無月的血的氣味,卻始終淡淡縈繞,不肯散去。

        突然建木那里銀光暴漲,眾人定睛看,南無月已從少年恢復成孩童的形態。四肢被仙鎖穿通高高掉在建木之上,疼痛非常,開始哇哇直哭起來。

        雖明知是妖神的變化,看著真無辜的孩童遭此對待,眾人仍忍不住一陣內疚。

        此時傳報妖魔軍隊已經到昆侖山,與兵將混戰成一團。而殺阡陌和春秋不敗等人更接連突圍,正飛速接近瑤池。

        眾仙無不著急的看著天上,只盼著趕快除妖孽,心頭也少受些煎熬。

        而當花千骨率領蠻荒眾人,由異朽閣開辟密徑,突破重重結界,直達瑤池上空之時?吹降木褪切⌒〉哪蠠o月手腳全被穿通,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掉在建木上這一幕。

        渾身一震,差從空中掉下去,心痛的都快要裂開。那個孩子,從還是小小的嬰兒開始,她都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視若珍寶一樣。如今卻樣被掉在建木上等著被處死!平時他小摔小碰都會疼得直掉眼淚,他們卻用那仙鎖鎖他的骨!樣的體膚之痛要他個孩子怎么承受得!

        他明明什么也沒做錯,只是個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卻為何要受到仙界樣的對待?不在他身邊的一年,他究竟又受了多少折磨多少苦?

        耳邊遠遠傳來南無月的啜泣聲,奄奄一息的哭喊著“姐姐救……”

        當初誅仙柱上受刑的幕又在腦中回放,消魂釘的痛刻骨銘心從未磨滅。此刻看著南無月,更仿佛承受著當初千百倍的痛苦。一

        好一個仙界!非要把每件事都做的樣殘忍不留余地么?!

        殺逐都不要緊!可是誰也不準傷害她愛的人!

        花千骨什么也顧不得的直向南無月飛去,卻被東方彧卿死死拉住。

        “骨頭!不要急!我知道護他心切,可是樣沖動也無濟于事!救不了他的!”

        花千骨緊握成拳的手因為氣急而不停的顫抖,咬牙切齒的道:“就算滅了這仙界,滅了這天地,我也要把小月救出來!”

        東方彧卿看著花千骨的眼中有生以來第一次露出絲狠厲和恨意,不由微微一怔。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