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軍婚高干 > 呂顏 > 婚寵軍妻

    番外十 我回來了 文 / 呂顏

        章節名:番外十我回來了

        按理說鄭宇龍他們被打這事比起他們以前的囂張跋扈,這一次被打還真的很冤枉,只不過是鄭宇龍之前和糖果有了沖突,按照鄭宇龍的說法,是糖果耍了鄭宇龍,結果在娛樂城碰到了,鄭宇龍還沒有來得及發難,不過是用手指著糖果,結果就被顧岸他們給打了,說實話,對比之下,關煦橈和顧岸他們那才叫真正的蠻橫囂張……

        鄭老爺子聽了吳大國的話,眉頭皺的更深了幾分,能這么囂張的年輕人,只怕家世背景不簡單,可是吳康和岳少偉他們都不認識,這讓鄭老爺子和吳大國都不確定這些到底是什么人,一種猜測這些人是從外省過來的一些二代們,在自己的地盤上那都是太子爺,所以到了北京城也是無法無天,根本沒有想過北京城的水到底有多深。

        一種就是這些人的背景深不可測,所以根本不在意鄭家和吳家的背景,所以才敢對吳康鄭宇龍他們動手,而且下狠手,只不過也分寸,所以并沒會留下后遺癥,而看吳康和鄭宇龍他們的傷勢而言,下手的人絕對很有經驗,所以鄭老爺子和吳大國更偏向后一種推測。

        “好了,胡鬧什么!”鄭老爺子看著嘰嘰喳喳的吵著要報復的幾個女人,冷著臉怒聲斥責著,鄭老爺子的突然發火,讓吳母和吳敏慧還有鄭老太太都驚的一下子愣住了。

        不同于鄭老爺子和吳大國的謹慎小心,幾個女人雖然也都是聰明人,但是終究是女人,一心就想著報復,不能讓自家的孩子吃了虧,卻從沒有想過以前吳康他們欺負人的時候,被欺負的人也只能認了,只是這一次他們是吃了虧,所以怎么著都要十倍百倍的報復回去。

        “老頭子,你兇什么兇?難道你就要看著龍龍被人打宸這樣,我們鄭家連句話都不敢說嗎?那以后我們還能在北京城立足嗎?是個人都能踩到我們頭上!”鄭老太太回過神來,怒火沖天的對著鄭老爺子罵了起來。老太太在家也是強勢慣了,平日里倒也不會和鄭老爺子有這么大的沖突,但是這一次是鄭宇龍的事情,鄭老太那也是豁出去了,“誰動了我的寶貝孫子,要讓他全家都償還!”

        吳大國剛想要勸幾聲,手機響了起來打斷了病房里的爭論,吳大國快速的接起了手機,沉聲詢問,“事情查的怎么樣了?”

        “政委,娛樂城那邊查不到任何情況,娛樂城的老板透露當天晚上消費刷的貴賓卡是最高規格的黑金卡,賓客的信息是完全保密的,監控錄像在我查的時候就被人給抹去了,我找了人想要看看能不能還原,可惜破壞監控錄像的絕對是真正的黑客高手,監控錄像完全沒有還原的可能性!彪娫捔硪活^的手下快速的將情況匯報給了吳大國,這事絕對不簡單,處處透露著一股讓人不安的因素。

        掛了電話,吳大國看向一旁的鄭老爺子,古板剛硬的臉龐上表情顯得有些的沉重,“查不出來!

        “我們出來說!编嵗蠣斪狱c點頭和吳大國向著病房外走了過去,病房里鄭老太一群人依舊吵吵鬧鬧的,讓鄭老爺子都感覺頭痛了,懶得和一群頭發長見識短的女人爭論什么。

        病房外,吳大國和鄭老爺子都感覺這事不簡單,他們之前的推測是對的,這群打人的年輕人來頭絕對不小,而且之前鄭宇龍糾纏人家姑娘絕對惹惱了對方,所以這一次在娛樂城鄭宇龍被打,只怕也是這個原因。

        而此刻病房里,不同于吳大國和鄭老爺子的謹慎小心,鄭老太太依舊怒容滿面,和吳母她們討論著如何找回場子,如何報復沈書意等人,尤其是房子的事情被吳母提了出來,之前吳家也決定放沈書意一馬,房子被查封了就算了,可是這會是絕對不會這么善罷甘休了。

        至于鄭老爺子和吳大國的謹慎,在鄭老太太她們看來完全是沒有必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就算對方背景家世和鄭家相當又怎么樣?這一次被打的不單單是鄭宇龍還有吳康,還有岳少偉,三個家族聯合起來,絕對可以讓對方吃不了兜著走。

        更何況在鄭老太太看來自己寶貝孫子鄭宇龍不過是看上了個姑娘,能讓她的寶貝孫子看上,那是看得起她,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氣,結果糖果不但不珍惜,還讓和她一起出來的幾個年輕男人打了鄭宇龍,簡直是無法無天了!所以報復是肯定的必須得!

        ——分隔線——

        四合院。

        因為有了譚家的幫忙,所以沈書意基本就沒什么事了,譚驥炎對譚宸這個兒子很是不滿,所以對沈書意這個譚家的兒媳婦,那絕對的寵愛,直接當成女兒一樣寵著護著,所以自然不會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煩沈書意,尤其是沈書意的身體還需要調養著,譚驥炎和童瞳更不會讓沈書意勞累。

        “恢復的不錯,今天可以換藥方了!毙だ蠣斪雍苁菨M意沈書意的恢復狀況,或許是如今的情緒很放松,所以沈書意恢復的比肖老爺子預期的還要好,除了筋脈崩毀的傷之外,其余的暗傷都完全恢復過來了。

        “嗯,我也感覺這幾天力氣恢復了不少!鄙驎怆m然一直并沒有表現出來因為經脈受損之后的黯然,但是心里頭終究還是很難受的,只是不愿意表露在臉上,讓糖果他們都擔心自己,如今身體在一點一點的恢復,而且力量也恢復了一些,這讓沈書意也高興起來了。

        這丫頭心思太細膩了,肖老爺子看著沈書意臉上那明顯喜悅的表情,無奈的搖搖頭,“放心,情況還會好轉,現在的醫療技術這么先進,以后的恢復的情況會越來越好的!

        這邊沈書意和肖老爺子正說著話,中醫宗的人也都有了安排,很多年紀并不大,不過二十一二歲,所以愿意進大學進修的,也都辦理了手續,等年后二三月開學就可以了,愿意留在診所里跟著肖老爺子他們的,也都留下來了。

        鄭老太太和吳母瞞著鄭老爺子和吳大國終于開始對沈書意報復了,之前她們就想報復來著,可是沈書意之前一直在柳葉胡同,鄭家和吳家派出來的人根本查不到沈書意的去處,只能守株待兔的在守在四合院這邊,終于等到了沈書意的再次出現。

        得到的消息的吳母剛好在醫院陪著吳康,而鄭老太太更是全天候的留在這里照顧鄭宇龍這個寶貝孫子,就晚上回去睡一下,這還是鄭家人擔心鄭老太太的身體,否則她都能晚上都留宿在病房里。

        “奶奶,怎么到現在還沒有抓到人,他們是不是跑了?”憤恨不甘的開口,鄭宇龍抱怨的看著鄭老太,滿臉的怒氣,臉色也顯得有些的難看。

        “龍龍,放心,奶奶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鄭老太陪著笑臉哄著生氣的鄭宇龍,而剛好聽到吳母手機響了起來,不由急切的開口,“快接電話,是不是有消息了?”

        “沈書意終于出現了,好,你守在那里,不要讓人走了,我立刻派人過來!眳悄缚焖俚拿钪,隨后立刻撥通了羅副局長的電話,“羅局長,我是謝紫英……”

        沈書意剛從四合院出來,呼啦一下,兩輛車子停到了巷子口,車門拉開,六七個便衣警察直接沖了出來,來勢洶洶,“沈書意,你涉嫌一樁惡意傷害案件,請和我們回去調查!”

        “我打個電話,可以嗎?”沈書意無語的看著將自己給團團圍住的便衣警察,這架勢讓四周的行人一個一個都有些驚恐的躲避到了一旁,然后伸長了脖子看熱鬧,那表情似乎沈書意是多么十惡不赦的兇殘罪犯,導致這么多警察過來圍捕抓人。

        “可以!睅ш牭木斓故峭饬,畢竟吳家的意思是將所有涉案的人員都抓到,既然沈書意愿意打電話i將人叫過來,也省的他們再詢問口供讓沈書意招供出之前在娛樂城打架鬧事的共犯有哪些。

        依舊是城南公安局分局,上一次沈書意和邯燁被帶到了公安局里,不管是抓人的霍豐這個二隊隊長,還是負責的羅副局長都感覺沈書意的背景不簡單,他們也不愿意得罪人,再加上后來吳大國也打了電話讓羅副局長公事公辦的處理,所以羅副局長也不敢為難沈書意,直接將人給放了。

        可是這一次不同了,是吳母親自打了電話過來,一定要將打傷吳康岳少偉還有鄭玉龍的沈書意等人都給抓起來,羅副局長也不敢怠慢,也派人查了一下,吳康他們果真都是重傷在武警總醫院接受治療,而且還傷的不輕,有了吳家的首肯,羅副局長自然也不會和沈書意客氣,直接派了人去抓捕。

        不過原本是該霍豐帶隊的,可是霍豐從上一次的經驗來看,他怎么都感覺沈書意的背景后臺不比吳家鄭家差,所以霍豐也就推了,換成其他人去抓捕沈書意了,而且不同于霍豐的審時度勢,這一次負責抓捕的是一隊的隊長田畢凡性格暴躁多了,又想抱上吳家鄭家的大腿,對沈書意的態度惡劣了不少。

        審訊室。

        “沈書意,老實交代吧,目擊證人和受害者的口供都清楚的擺在這里,你還有你的幾個同伙是如何在娛樂城對吳康岳少偉鄭宇龍等人實施毆打的?詳細過程都仔細的說清楚!眱蓚警官坐在一旁,說話的正是一隊的隊長田畢凡,冷著臉的詢問著沈書意。

        而一旁的另一個警官正負責記錄口供,從他們對待沈書意的態度上就看得出他們已經將沈書意直接當成了兇徒,只等著口供記錄在案之后直接給沈書意定罪了。

        “我沒有動手,我只是坐在不遠處,動手的是其他人!鄙驎獾挂财届o,淡淡的回答著,她的確沒有動手,所以沈書意還真不怕吳家和鄭家的陷害,至于動手的關煦橈和顧岸他們,沈書意更期待等他們過來之后的情景。

        “那就將你看到的都說一遍,不要有任何的隱瞞!”田畢凡眉頭皺了皺,厲聲斥責了一句,沈書意的確是沒有動手,這一點娛樂城的保全都可以作證,而且看沈書意這蒼白單薄的模樣,田畢凡也知道沈書意也不像是會動手的人。

        但是這件事,田畢凡心里頭已經有了計較,沒動手怎么著?沒動手就沒有罪了?說不定那些動手的人就是沈書意慫恿的,她才是這一次案子里的主犯,首腦人物,更何況還有廖家房子的事情,沈書意想要洗干凈自己可不容易!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沈書意“認罪”的態度絕對是最好的,很是老實的將當天晚上娛樂城的事情都給交待了一遍,這讓田畢凡就算是想要刁難沈書意都無處下手,“認罪”態度太良好了,甚至答應一會指控關煦橈他們這些“罪犯兇徒”。

        “羅局,我怎么感覺這事有點不太對勁那?”剛好遇到下來詢問的羅副局長,霍豐壓低了聲音開口,沈書意這態度太讓人捉摸不透了。

        “有什么不對,識時務者為俊杰,她已經知道得罪的是鄭家和吳家還有岳家,三家聯手,就算沈書意有點背景,只怕也要折腰屈服!币慌缘奶锂叿矒屜鹊拈_口回答,不滿的看了一眼霍豐,他自己前怕狼后怕虎的辦事,這一下看到自己可以打好和鄭家吳家的關系,所以嫉妒了,在這里疑神疑鬼的瞎猜測。

        羅副局長翻看著沈書意的口供,也是眉頭緊鎖著,可是想到這是吳母親自下的命令,而且鄭家的意思也出來了,只要處理好了這件事,羅副局長今年年底的考核成績那絕對要上一個檔次,那么明年轉正就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

        “好了,小田,我們秉公辦案,如果沈書意這些人真的行兇了,犯罪事實確鑿,就按照法律行事,不過你也注意一點方式方法,不要粗暴執法!绷_副局長終究沒有聽信霍豐的話,這可是他轉正的機會,羅副局長不愿意放棄,但是審理案子的時候還是需要注意一點,即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對勁了,那也是吳家和鄭家的問題,他們公安只是按照規章流程辦事。

        “是,我知道,羅局!碧锂叿搽m然很不滿意霍豐,但是卻也不敢在羅副局長們面前有什么脾氣,所以嘴上還是答應下來了,只不過一會會不會這樣做倒又是另一回事了。

        說實話,關于鄭宇龍還有岳少偉他們,在娛樂城打了一架之后,關煦橈他們都懶得去計較什么,雖然鄭宇龍糾纏了糖果,但是被打了一頓,也算是警告了,而且關煦橈他們也明白糖果這個小吃貨絕對和沐沐一樣,只有他們欺負人的份,別人甭指望能欺負到她。

        可是關煦橈他們沒有想到,自己這邊不計較了,鄭家和吳家反而鬧騰上了,竟然派人一直在四合院這邊盯梢不說,還將沈書意又給帶回了公安局,沈書意來北京城這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都已經進了兩回公安局了。

        “看來我們以前果真是太低調了!逼嚴,沐沐臉上揚起妖孽的笑容,懶懶的開口,“這不人善被人欺,現在還被鄭家吳家給訛上了!

        “當時就不該留手!遍_車的顧岸冷著一張臉,一道黑暗的戾氣從臉上一閃而過,當時在娛樂城的時候,雖然顧岸他們打了鄭宇龍吳康一頓,但是畢竟手下留情了,否則就鄭宇龍他們這三流的身手,根本不夠看。

        “要不我們去將公安局給端了?”糖果兩眼冒著精光,一遍啃著薯片,遞給一旁的顧鈞澈,笑瞇瞇的建議著,果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關煦橈無語的看著糖果,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等日后譚宸哥從島上回來之后,小意還是當初在N市的小意嗎?為什么他總感覺糖果一定會將小意給帶壞的!

        黑色的牧馬人越野車停在了公安局門口,這邊顧岸剛將車子停了下來,呼啦一下,田畢凡立刻帶著手底下的人直接包圍了過來,可是當隨著車門的打開,看著一個一個從車子上下來的人,雖然年輕,但是那種優雅尊貴的氣息,讓田畢凡那“抓人”兩個字死死的卡在了喉嚨里。

        只要不是腦子進水了,任誰都看得出眼前這幾個男人的不凡,不管是沐沐的妖孽邪魅,還是顧岸的黑暗狂傲,關煦橈的溫和優雅,還是譚沐的硬朗剛毅,這些人絕對不是他們口中可以隨意抓捕的“兇徒”,至于糖果和顧鈞澈依舊窩在一旁啃著薯片,一副純粹看熱鬧的小樣。

        片刻之后,審訊室里,果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沈書意“認罪”的態度那叫一個良好,同樣的關煦橈他們的“認罪伏法”的態度也是格外的好,說什么認什么,都不帶辯駁一句的,越是如此,越是讓羅副局長心里頭直驚,而一開始想要抱大腿的田畢凡也感覺心里頭毛毛的。

        最后羅副局長沒有辦法了,直接讓田畢凡將人都帶到了會議室里,茶水招待著,然后直接打了電話給吳家和鄭家,人已經帶回來了,而且也都詭異的“認罪”了,至于要怎么處理,還是讓吳家和鄭家的人過來處理吧,他們是不敢招惹了,這要是招惹到哪尊大神,他一個小小的公安分局副局長絕對擔當不起。

        吳大國接到羅副局長的電話時直接愣了一下,隨即就明白過來一定是吳母借著自己的名頭讓公安局將人給抓起來的,吳大國直接黑了臉,“我馬上就過來了!”

        這邊掛了電話之后,吳大國打了電話到鄭家,果真鄭老爺子也被不知道這事,是鄭老太太和吳母她們私下報復了,之前還信誓旦旦的保證等查清楚了情況再處理,結果根本就是緩兵之計,蒙騙了鄭老爺子。

        而公安局這邊,知道抓到了沈書意之后,吳康就要過來,鄭宇龍更是躺不住了,雖然他們傷的不輕,不過畢竟不是要害處,所以這會吳母和鄭老太太帶著吳康和鄭宇龍,還有吳家和鄭家的幾個人一起直奔公安局而來了,而岳少偉家里則謹慎多了,岳少偉也沒有跟著攙和。

        “讓開,我倒要看看誰這么有膽,敢將我的寶貝孫子打到住院!”尖利著聲音,鄭老太太態度強勢著,直接推開前來接待的羅副局長等人,板著一張皺紋的老臉,“人呢?打人的兇手關在什么地方!”

        在推開會議室的門,看到在屋子里里面喝著茶水閑聊的眾人,鄭老太太氣的臉都鐵青了,怒火沖天的一雙眼里都能迸出火星子來,猛然的轉過身來質問著,“羅局長,你就是這樣用茶水招待著無法無天的兇徒罪犯的?”

        羅副局長只能陪著笑臉,現在苦主都上門報復來了,可是看著會議室里這群人根本都懶得多看一眼,就這架勢,羅副局長也明白沈書意他們絕對不簡單,鄭家這一次是踢到鐵板了,但是面對著怒著臉的鄭老太太,羅副局長無奈的開口,“老夫人,我們也只是將他們叫過來了解情況而已,總不能將人給關起來吧?”

        “了解情況?”吳母臉色倏地一變,冷眼看著打著馬虎眼的羅副局長,冷笑著開口,“羅副局長,你也看到了我兒子被打成什么樣了,病例還在醫院放著呢,我想是什么情況你也了解清楚了吧?”

        “這個具體的情況還在調查中,娛樂城那邊的監控錄像,我們正在努力的還原!绷_副局長只感覺自己果真不該淌這一趟渾水,現在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左右為難。

        “好了,羅副局長,既然情況已經了解清楚了,我們也該回去了!笨粗鵀殡y的羅副局長,關煦橈率先站起身來給他解圍著,溫和俊逸,讓羅副局長對關煦橈的好感度蹭蹭的上升。

        “走吧走吧,也該回家吃飯了!碧枪麘醒笱蟮拈_口,瞄了一眼站在一旁怒火沖天的鄭宇龍,咧嘴一笑,“鄭同學你身體沒有康復,最好在醫院里多躺躺,別出來亂跑,這要是病情惡化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就是你這個瘋丫頭挑撥離間?害的我家龍龍被打住院的?”鄭老太太蹭蹭的走上前來,怒不可遏的看著一副懶然模樣的糖果,只感覺怎么看怎么的討厭,再加上糖果不但不道歉,甚至還出言挑釁,更是火不打一處來。

        “既然你爹媽不知道怎么教導孩子,我今天就替你爹媽來教導你!”鄭老太太陰冷著臉,表情很是刻薄,直接揚起手就要打掉糖果臉上那慵懶懶的笑容。

        顧岸最為護短,剛剛關煦橈在說話,所以顧岸也懶得理會這些人,再者沈書意也懶得追究什么,所以顧岸也就算了,可是看著還想要打人的鄭老太太,顧岸臉一沉,表情倏地陰霾下來,直接一個起身,一把將鄭老太太剛抬起來的手給啪的一巴掌打到一旁去了。

        “滾開!”怒著臉,顧岸表情看起來很是的可怕,狂傲的臉龐上眼神警告的看著鄭家眾人,“別給臉不要臉!”

        “反了天了,真的反了天了,都敢和我動手了,難怪敢這么無法無天的打我的龍龍!”顧岸這一下等于是捅了馬蜂窩,鄭老太太在愣了瞬間之后,直接扯著嗓子嗷了起來,估計是被氣狠了,干癟的身體都有些的顫抖,說話也不流暢了,只有那尖利的聲音異常的刺耳,“給我將人抓起來,都抓起來!”

        一瞬間,場面再次的混亂,幸好這里是在公安局,羅副局長也知道今天如果真的在公安局里出了事,不要說轉正了,他頭上這頂副局長的帽子也得拿下來,連忙叫著手下將鄭家和吳家的人給攔了下來。

        等吳大國和鄭老爺子趕到時,鄭老太太正靠在沙發上急促的喘息著,一旁一個鄭家的小輩正給她拍著胸口順氣著,吳母正疾言厲色的斥責著拉偏架的羅副局長。

        “你還來做什么,等我被人給打死了你再來吧!”鄭老太太看到鄭老爺子,立刻凄慘的哭嚎起來,踉蹌的站起身來,拉著鄭老爺子的胳膊,“這些人連我都敢打,難怪敢將龍龍給打到住院,這以后龍龍去學校,還不得被他們給打死!

        “老吳,這一次太過分了!”吳母也冷著臉,看起來氣憤不已,快速的將事情給說了一遍,無非是沈書意他們多么的囂張,敢在公安局里公然對鄭老太太動手,簡直是無法無天到了極點。

        “閉嘴!”吳大國厲聲怒斥著吳母,目光震驚的看向坐在一旁的譚沐,心里頭一涼,邁步走了過去。

        “吳政委!弊T沐從前是在軍區,之后譚景御為了鍛煉譚沐,這才將他調到了N市,那里原本是關家的地盤,后來關老爺子去世之后,關家一分為二,整個N市軍區也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讓譚沐過去N市軍區也是為了讓譚沐多鍛煉,當然也可以收編N市軍區的力量。

        “我之前有一次碰到譚將軍,他說你去了N市!眳菄@個原本有些古板剛硬的男人,此刻表情也有些的灰沉,整個北京軍區沒有人不知道如今軍區的一把譚景御譚將軍,這個當年譚家的混世小魔王,如今北京軍區的領軍人物。

        關于譚景御的傳言這些年在軍中也廣為流傳著,當年,譚景御被稱為譚家的混世小魔王,也有人稱呼一聲譚三少,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以為譚家出了一個紈绔子弟,從軍中離開之后直接去了解放軍報社混日子了,可是后來才知道譚景御在眾人以為他混日子的時候,卻去了軍中最為危險的情報處。

        再之后從情報處轉到了明面上,譚景御進入軍區,成為軍區最不守規矩最張狂的教官,可是在保守派有些抵制譚景御的時候,這個看起來吊兒郎當的譚家三少卻屢建奇功,最后一步一步走上了領軍的位置,成為了如今北京軍區最年輕的將軍。

        關于譚景御這個譚家三少除了他的功勛他的吊兒郎當的軍痞子風格之外,最讓人諱莫如深的就是他的同**人,可是當譚景御走到這樣的位置,又有誰敢質疑譚景御的伴侶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更何況他還有兩個代孕的雙胞胎兒子,而軍中眾人熟悉的就是譚沐,至于沐沐,外界根本不知道。

        不同于譚景御的行事作風,譚沐性子沉穩多了,年紀輕輕,卻已經建立了好幾個特等功,就連吳大國都很佩服譚景御竟然真的舍得將自己兒子送到這么危險的任務里,那可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險,不過譚沐憑借著他過人的身手,縝密的思維,冷靜干練,一次又一次順利的完成了任務。

        鄭老爺子一聽吳大國這話立刻就知道出大事了!就憑著這個譚字,鄭家都可能被連根拔起!而一旁原本還在哀嚎的鄭老太太也突然消了音,似乎知道事情真的不對勁了。

        “我們回去吧!鄙驎饪粗樕蟮膮谴髧袜嵗蠣斪,既然他們已經知道了譚沐的身份,想必也就會自己找麻煩了,畢竟都是小輩之間的問題,也不至于多嚴重。

        “鄭同學,這一次就這么算了,不過再有下一次,可沒有這么容易過關了!碧枪齼上聹惖搅松驎馍磉,懶洋洋的趴在沈書意的后背上,下巴擱在沈書意的肩膀上,笑瞇瞇的警告著臉色蒼白的鄭宇龍。

        這一下,吳大國和鄭老爺子臉色再次驟變,如果說之前譚沐的出現已經夠讓他們心驚膽戰的了,那么此刻看到糖果,想到之前鄭宇龍曾經糾纏過糖果,那個時候,吳大國和鄭老爺子都沒有在意譚這個姓,此刻突然明白糖果的身份!

        譚將軍家是兩個兒子,而同樣姓譚?吳大國和鄭老爺子不由的想到另一種可能性,比起譚景御這個軍中將軍更為可怕的存在,譚景御的二哥,如今譚家的領軍人物中yang常委譚驥炎,而據說譚常委就有一個寶貝女兒!

        “走吧,顧岸,我媽說了今晚上都去我家吃飯!碧枪泻糁櫚逗皖欌x澈,事情都已經解決了,留在這里也沒意思了。

        看著沈書意一行人離開之后,鄭老爺子突然身體晃了一下,在一旁吳大國的攙扶之下這在坐了下來,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幸好沒有追究!

        “爺爺,他們都是什么人?”鄭宇龍此刻小心翼翼的開口,之前看譚譚和吳大國平起平坐的說話,鄭宇龍就知道不妙了,這會看著鄭老爺子和吳大國好像逃過一劫,鄭宇龍雖然沖動沒腦子,不過也沒有傻到那種程度。

        “你沒被打死就算是祖上積德了!”鄭老爺子怒火沖沖的開口,一想到鄭宇龍糾纏的竟然是譚家的女兒,鄭老爺子都想要親手打死這個孫子!

        吳母也是心驚著,拉了拉吳大國的胳膊,她是看出不對勁了,可是卻沒有想到糖果他們的身份,“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北京城里最不能惹的人!眳谴髧従彽拈_口,雖然這一次得罪的是譚家,不過對譚家他還是有點了解的,知道譚家不會因為小輩們之間的事情而牽連到吳家和鄭家,這才放下心來,“之前和我說話的可是譚將軍的兒子,那個女孩是譚常委的愛女,至于之前的沈書意,你沒有聽見他們叫一聲嫂子嗎?讓你們平日里處事不要太過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瞬間,會議室里死一般的安靜,吳家和鄭家再張狂,可是比得上譚家嗎?而想到剛剛糖果還叫了一聲顧岸的名字,顧家?如果只是普通的黑幫,吳家和鄭家絕對不會放在眼里,可是如今整個中國最大的黑幫顧家,誰敢小覷?顧凜墨這個神秘的顧家家主一直都被稱為中國最年輕的黑道教父,和譚家交好的顧姓年輕男人,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顧家的人!

        “我想起來剛剛和我說話的人是誰了!”一旁羅副局長突然開口,滿臉的震驚之色,“剛剛那個溫和俊雅的年輕男人應該就是關部長的獨子,也在公安系統里!”

        而猜測到了沈書意一行人的身份,會議室里鄭家和吳家的人都感覺心里頭薄涼薄涼的,這也幸好是沈書意他們不計較,如果真的計較,只怕鄭家和吳家這一次真的會出事了。

        “難怪之前沒有查出沈書意的身份!眳谴髧睦镱^暗驚著,之前因為房子的事情,吳大國就讓他還在軍中的老友去查了邯燁和沈書意的身份,邯燁倒是查到了一些,可是關于沈書意的身份根本一點都查不到,這會吳大國才明白過來這可是譚家未來的準媳婦,這一次真的是惹到大人物了!

        消息瞞是瞞不住的,尤其是一直沉寂的譚家這一次也是放任的態度,所以在圈子里消息瞬間就傳了出去,當然,大都數人也都是低頭議論著,誰也不敢亂說什么,不過精明的人都是心里頭透亮,譚家關家和顧家三家一直都很是低調,這一次突然這么高調,擺明了是為了保護沈書意,防止再有吳康岳少偉這樣不長眼的紈绔子弟又惹到了沈書意。

        日子漸漸的冷了,年關也越來越近,沈書意的日子過的漸漸平靜下來,關于沈書意這個譚家內定的兒媳婦的身份已經在圈子里傳了開來,這段時間,那些紈绔少爺公子哥們都被家里的長輩三令五申的警告著,出去折騰沒事,可是別不長眼的得罪不該得罪的人,而沈書意自然就是首當其沖萬萬不能被得罪的“危險人物”之一。

        原本糖果一直想要陪著沈書意的,以前就她一個姑娘家,和關煦橈和沐沐他們關系再好,終究還是男女有別,總感覺缺了點什么,沈書意到來之后,糖果這才發現原來有一個閨蜜的感覺竟然這么好,可是不要說顧岸他們了,就連最能折騰的沐沐也不敢讓糖果繼續這么將沈書意給帶壞下去,今天去看脫衣舞男表演,誰知道下次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兒來?

        要知道等譚宸哥從島上回來的時候,糖果這丫頭有絕對的豁免權,可是他們可沒有,所以為了自身的安全著想,糖果直接被當成了最危險的人物,沐沐一行人盡一切可能的要將她和沈書意給隔離開來,而這幾天糖果就被沐沐給弄出國去處理問題了。

        尤其是譚宸上個月從島上送了消息回來,過年之前就會回來,沈書意當時離開島上之后,島上的局面也越來越危險而緊繃,革新派和保守派之間的沖突不斷,從過去的暗斗轉為了明爭,流血犧牲終究是在所難免?墒潜绕饙u上這么多年來只追求武力,而忽略了戰略戰術的革新派,譚宸和大長老他們漸漸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更不用說譚亦也把持了中醫宗,在爭斗之中受傷是肯定的,可是如果沒有中醫宗的人醫療,那受傷就可能演變成為死亡。

        所以戰局在一點一點的傾斜,在譚宸將消息送回來的前一段時間,島上的局面已經被控制住了,可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想要完全掌控島上的勢力還需要時間,不過譚宸倒是可以提前回來,畢竟這些收買人心控制局面的事情有譚亦和陸紀年完全可以處理,所以在得知譚宸即將回來之后,沐沐他們更不敢讓糖果將沈書意給帶壞了,甚至都想著能不能將糖果給囚禁起來直到譚宸從島上回來。

        北方的冬天總是顯得有些的干冷,原本天氣只是陰蒙蒙的,可是到了中午之后竟然下起了雪,沈書意雙手插在口袋里慢慢的走在街上,雪下的很厚,一腳踩下去發出吱吱的聲音,打破了她有些寂寞的心境。

        突兀的,心里頭突然悸動了一下,而身后也隨即傳來汽車的剎車聲。

        驀然回首,馬路上一輛掛著軍牌的越野車停在了路邊,隨著車門的打開,一道偉岸的身影走了下來,黑色的大衣襯托著筆挺修長的身姿,面癱著一張冷酷至極卻依舊英俊的年輕臉龐,薄唇微抿,顯得有些的冷寒,可是那熟悉的眉宇,那熟悉的眼神。

        沈書意突然就笑了起來,風吹拂著雪花落了下來,沈書意想要說什么,可是萬語千言卻只化為一聲低喃,“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钡统恋纳ひ魩е鴳T有的沙啞,譚宸的軍靴踩著積雪大步走了過來,一雙黑沉的眼眸就這么定定的鎖住了沈書意,太過的感情都匯集在他的目光之中。

        這一刻,在北京城的街頭,雪花繽紛,沈書意笑靨如花,她忽然想起,想起當初在N市,在楓紅集團的地下停車場,想起自己的自行車剮蹭了他譚宸的車子,而那個時候,他也是這樣一張冷酷而英俊的臉,只是比起此刻,他的眼中卻是滿滿的寵溺和溫情,一眼萬年,或許茫茫人海之中,只需一眼,他就看上了她,如同一頭兇猛的獵豹,容不得她逃脫。

        “我回來了!甭牭蕉呑T宸再次重復的四個字,沈書意瞬間就被一雙強勁的手臂擁進了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里。

        “歡迎回來!毖銎痤^,沈書意瞇眼笑著,只感覺一切忽然就圓滿了,沒有譚宸的北京城,總是缺少了一點什么,即使有糖果他們陪伴著。

        直到此刻,看著這個緊緊擁抱自己的男人,看著這一張冷酷如霜的峻臉,沈書意才發現原來有譚宸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圓滿,他回來了真好,而回給沈書意則是一個纏綿的熱吻。

        北京城的午后依舊顯得很是熱鬧,雪花紛飛,路人看著街頭相擁在一起的一對男女,有的好奇的看過一眼,有些則是羨慕,有些似乎被觸動了,想到了當年年輕的自己和自己所愛的戀人……

        番外全部完結了,感謝親們,這一次是真的完結了,萬分不舍,再次感謝一直支持的親們,鄭重的道一聲:謝謝!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