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穿越架空 > 衣冠正倫 > 冠冕唐皇

    0808 三原縣子,妻兒同榮 文 / 衣冠正倫

        3Q中文網 .3qzone.cc,最快更新冠冕唐皇 !

        位于隆慶池南側的三原李學士府邸,無論所處地段還是宅邸規模都頗為醒目,哪怕在一干當朝新貴宅業之間都不見絀。

        類似隆慶坊這樣位置與環境絕佳的坊區,已經不僅僅只是為了滿足居住需求,同樣還擁有著頗為重要的社交價值。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許多人花費那么大的代價與精力都希望入住此坊,所求當然不只是有瓦遮頭那么簡單。

        所以許多新進入坊的住戶們,也都熱衷于培養鄉鄰友誼。雖然三原李潼之名不聞于河洛,但能夠在如此貴坊坐擁豪宅,想來在此前的行臺中也是一號人物,所以還是有許多鄰居登門造訪。

        只不過這一位李學士雖然家居鬧坊,但卻頗有幾分大隱于市的味道,其家風嚴謹、防范深刻,家人們幾乎不與坊中鄰居有任何交流。除了日常用物的采買,幾乎不見有什么人事出入,那些鄰居們投帖拜訪,自然也都如石沉大海,不見回應。

        家防嚴謹是好,可如此不近人情,則就難免會讓人感覺倨傲。入住坊中人家少有俗類,自然也都不免心高氣傲,既然不被理睬,索性對這一戶人家也是視而不見。

        只不過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越來越多的坊民不免猜測那位三原李潼究竟何人,也由此生出各種各樣的說法。有的說那李潼是當今圣人文學之友、心腹侍臣,有的則說這李潼是行臺一位事邊要員,或在安西、或在安北。

        這樣的說法還算正常,但有一些更加離奇的猜測則就顯得荒誕不經了。有的說當今圣人私底下有一支察奸除惡的秘衛、不為人知,那李潼正是這一支隊伍的頭目,為了保持身世、行跡秘密,所以其宅居才如此小心謹慎。

        甚至有人說那李潼才色動人,其實是當今圣人入幕之賓、斷袖密友。又或者干脆就沒有什么李潼,這一處宅居就是當今圣人用來安置一些不方便接入宮中的女子所設的別業。

        當然,這些太過離經叛道的猜測,也不過是二三親密之人私底下戲言內容,不敢隨便在外傳揚,言者偶發奇想,聞者也不過一笑置之。但究竟有沒有心腹奸惡者密錄言論而告密于銅匭,那就不得而知了。

        說到底,終究還是這一戶人家給人的印象太過神秘,再加上所居過于顯赫,所以才引發各種各樣的猜想。

        但這也不過閑來一場談資,武周一朝的妖氛濃厚與靖國時期的時局動蕩剛剛過去不久,時流仍然不失敏感與謹慎,對于跟自己關系不大的隱秘之事,好奇或有,但也都少有尋根究底。

        李潼這段時間處理軍政大事之余,為了回一趟家也是挖空心思,倒是不知道坊中傳言里他自己已經日了自己。

        隨著左金吾衛重點巡查看護坊居,隆慶坊外雖然仍是喧鬧不已,但坊中環境倒也恢復了清靜。除了坊中居護出出入入之外,已經少有閑人游蕩于街曲之間。

        李潼在田少安邸中稍作沐浴梳洗,換了一身綢絲錦文、看似低調但又不失騷氣的袍服后,便從側門離開了田少安的府邸,小巷中車行片刻,便進入了他乳母越國夫人鄭金的宅邸后園附近。

        鄭金如今長居宮內、兢兢業業的擔任皇子皇女們的奶媽總教頭,所以這園宅也只是空居,只是安排了一些宮中舊人維持日常灑掃清理。

        不過內謁者樂高今日奉命就邸賜給越國夫人一些張設器物,并下令封鎖了后園,待聽到后園外門響起五長三短的叩門聲后,樂高便親自入前開門,等到來人閃入門內,忙不迭說道:“圣、郎君,甬道已經砌成,可以直接歸邸!

        李潼拍拍小家伙兒肩膀以示勉勵,然后便不失歡快的邁起步伐橫穿后園,很快來到東側小門,穿過小門后便是一道夾墻甬道,復行將近里許,終于抵達了自家后門外。

        “若教眼底無離恨……”

        李潼靠在門邊,向內低聲念誦道,不多久,內宅響起另一個回應聲:“不信人間有白頭!”

        吱呀一聲,門從內里被打開,身著一襲翠裙的柳安子站在門內,一臉欣喜道:“郎主總算歸家了!”

        一番周折后,總算回到了自家里,李潼闊步入園,心情竟隱隱有些激動,但還是將心內急切按捺下來,背著手緩步向內踱步而行,語氣平靜道:“娘子怎么不來迎見?”

        “娘子她、她……”

        柳安子聽到這話,臉上淺露難色,視線瞥了一眼后門內側那一堆青磚,然后才入前小聲道:“娘子說,若不是見郎主送回信語尚見心思,便要著奴等砌了高墻,不給郎主再留一方便門戶……”

        李潼聽到這話,面皮不免一熱,片刻后則冷哼道:“這女子有些任性了,不體恤外事的辛苦,速著她內堂來見,小郎一并奉來!

        說完這話后,他便昂首直往內堂行去,見到堂中熟悉的素雅擺設,心內自有一份溫馨,駐足片刻后才又說道:“離家多日,音訊少傳。家中添丁大事竟都不能宅居守候,確是有愧家人,娘子居在何處,引我去見!

        柳安子跟隨在后,俏臉上不失尷尬糾結,只以目視東側寢居暖閣,李潼見狀后干笑一聲,折身便往暖閣行去。

        然而當他來到暖閣門外輕叩門扉,卻被發現門窗都被從內里鎖死。唯有側門一名老宦者恭立門前,入前笑語道:“小郎午后便嬉鬧不眠,原是喜迎郎主今日歸家!”

        李潼叩門不見回應,站在門前不無尷尬,得知小兒正居側廂,連忙舉步行入其中,闊步轉入屏后笑語道:“讓我瞧瞧我家長生奴!”

        廂閣中自有乳母居近侍奉,聽到這話后便將嬰兒自帷幄中抱出,小心翼翼遞入李潼懷里。一身奶氣的小家伙兒頗顯壯碩,襁褓中踢蹬搖擺的手腳也頗為有力,乍入懷中雖然不像李道奴一泡童子尿歡迎老子,但那小拳頭卻揮舞掙扎著哭鬧起來。

        “小兒弄聲洪亮,手腳有力,有勞你等侍員用心照料。此前憾身不能歸,仰諸惠利養護妻兒,稍后必有重賞相謝!”

        李潼手忙腳亂的抱著小家伙兒哄著,同時又望著跪在室內諸人笑語道。

        這些閣室之內侍奉眾人自然心知自家郎主身份,聽到這話后也都笑逐顏開,連連叩謝恩典。

        李潼在房間里專心的哄弄小家伙兒,并不見側方屏風后上官婉兒正趴在屏間、俏臉緊貼著屏風縫隙細窺內中情景。

        柳安子從后方輕手輕腳行來,湊近窺望片刻后忍不住嘆道:“郎主初為人父,哄弄小郎手法倒是不見生疏!

        上官婉兒下意識點點頭,片刻后卻冷哼道:“他本就外剛內秀的性情,歸來月余,于苑中能不長戲兒女為樂?”

        “娘子日常思之念之,臨到見面卻又拒之,這番別扭,看客都覺得有些無聊。況郎主今身世終究有異往年,能推卻世俗諸務歸邸來見,想是用心不少,情義深厚……”

        柳安子聽到這話,有些無奈的在旁細語勸道。

        上官婉兒掩耳抽身向內退去,舒展身形斜臥于榻,嘆息道:“既然設坊居在此,就該讓他明白,人間夫妻可不只有撲身嬉鬧的歡愉!我家夫郎離家年余,忠勤用命、不辭辛苦,家中妻哭兒鬧、不暇回顧,臨到封獎,卻一爵不給,這是怎樣苛刻世道!”

        柳安子聽到這番抱怨,不免翻個白眼,索性不再說話;蛟S人家夫妻便將此當作樂趣,自己一個閑人,說多錯多。

        李潼在側廂里哄弄小家伙兒小半個時辰,這小兒終于對他不再抗拒,拍著小手咯咯亂笑跟他互動起來。不過嬰兒精力終究有限,不再哭鬧后很快便在他懷中酣然睡去,睡時小手仍然緊緊攥著他的前襟,李潼就維持著別扭的姿勢,把兒子送回帷幄中,輕輕的試探幾番才將衣襟拉回,直起身來。

        此時天色已經漸晚,夜幕逐漸降臨。宅中用人都知郎主此夜歸邸,所以便也張設起了許多燈火照明。

        離開側廂后,李潼又轉入暖閣正門,抬手叩了幾記,聽到門后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才湊上前隔門輕聲道:“游子宦途,多有辛苦。唯念家中妻兒長望,才覺一絲溫馨。今日輾轉多處,終于歸家,因感久來薄待娘子,至今粒米未進,盼與娘子并案共餐……你到底開不開門?”

        門后窸窣微響,但仍不聞回應。李潼又等候片刻,然后便折身返回內堂,室內尋到一管鳳簫提在手中,著令仆人在堂外架起帳幕,對著暖閣正門坐定,然后便吹奏起了一曲《子夜歌》。

        此時夜風微涼,華燈明滅,簫聲婉轉、如泣如訴,那獨坐弄竹的年輕人袍服慵解、俊美無儔,舉手抬足之間風雅盎然,周遭凡所觀者,無不為此沉醉。

        房間中伏窗細窺的上官婉兒也是一臉的癡迷,櫻唇間香氣微呵,不自覺便想看得更加真切一些,身軀再向前傾,不自覺額頭便撞在了窗扉上,吃痛之下才神思回轉,抬手揉著額頭忿忿道:“此人慣會色藝懲惡,只道人間女子皆服此道!”

        一曲終了,不見房門開啟,李潼反持鳳簫,負手悵立于中庭,驀地嘆息一聲,繼而沉聲吟詠道:“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話音方落,暖閣房門吱呀一聲被打開,李潼聞聲已是一喜,而房間中上官婉兒還在細詠詩聯,聞聲后也是一愣,片刻后轉頭望去,只見柳安子一臉局促的站在門前,低頭躲避著她的目光并低聲道:“對不住了娘子,你兩人嬉笑怒樂總是情,總不該不顧旁人心碎聲……婢子、婢子實在不忍,唉,你兩人且共消遣,莫害旁人孤枕無眠!”

        說完這話后,柳安子掩面飛逃,只留下上官婉兒一人愕然房中。

        李潼見房門已開,自然也就不再拿喬作態,舉步闊行直入暖閣,入房后便見彩裙一角飛撤屏后。他將鳳簫拋在一邊,入前抬手撩起衣帶,繼而便將那嬌軀撲撞在墻壁上,順手一撈溫香滿懷。

        他抬手掐住這娘子左右搖晃的頸項,探頭痛吻直至燈花炸裂,兩道纏綿身軀才如脫水游魚一般稍作分離。

        上官婉兒癱立自家夫郎胸膛與墻壁之間,兩手緊環李潼的脖子,只腰肢還在不甘心的擰動著,短作喘息后,復又狀似兇狠的一口咬在李潼頸間,并嗚咽道:“薄情郎!分別時魂夢擾我睡眠,相見時才色擾我心懷……”

        李潼懷擁嬌妻,自能感受到那一份悸動火熱,聽到這薄嗔聲,不免苦笑一聲:“此情得所著處,全因娘子縱容。生而丈夫,雄于事卻薄于情,確是有愧娘子。娘子情恩厚贈與我,才見嗣血生動,李潼再非人間過客,園業家室,亦非春夢無痕!相聚或短,情義是真……”

        “你、你那厭物,撤回些個……嘶,我此夜拒見你,可不只是閑愁情怨……”

        上官婉兒嬌軀擰動間陡地一顫,然后松開環頸雙臂,粉拳捶打著李潼的胸膛。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李潼聞言后下腰又是向前一送,懷中娘子更是花枝亂顫、嬌喘連連,然后他才又笑語道:“奉駕勤走于東西,李潼豈是碌碌無為!身積靖國之功,復有巡邊西康之勛,已得賜賞三原縣子,妻兒可因此為榮,蔭傳家門,所以才有臉面歸邸相見!

        朝廷此次有關爵位的封賞比較苛刻,并不同于大規模的散秩普給。而此前跟李潼打配合的楊再思留守東都,也讓李潼不好給自己的小馬甲活動操作,一直等到姚元崇因兒子之事避嫌幾日,才在吏部活動了一個三原縣子的爵位記錄在籍,但也沒有公開封授。

        上官婉兒聽到這話后眉眼才稍有舒展,她當然不只是貪圖名爵高位,否則便也不會堅持留居坊邸。但有了兒子后心態終究略有不同,不希望兒子完全的成為市井草民。

        她這里心結一開,繃緊的身軀不免也是一松,旋即腰下裂帛聲響,美眸陡地一凝,片刻后嬌軀再顫,兩手死死抱住了李潼肩背,幾欲揉作一團,櫻唇間流瀉出的聲音更是如泣如訴:“三郎偉力……妾、妾相思情長,露盤久曠,枯禾渴態,非短愉能解……承恩受力,抵死不悔!”

        李潼聽到娘子如此聲言,更如陣前勇卒得聞鼓角沖鋒之聲,唯是揚鞭策馬、長驅直入,跳蕩逞勇、先登夸功,陣潰不足盡興,余力長擊頑敵!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