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穿越架空 > 上山打老虎額 > 唐朝貴公子

    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 文 / 上山打老虎額

        3Q中文網 .3qzone.cc,最快更新唐朝貴公子 !

        陳正泰收到三叔公的書信,尚在半月之后。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雖然為了緊急的情報輸送,陳家已經建立了蘭州至長安一線的急傳系統。

        可對于陳正泰而言,這速度還是太慢了。

        可惜……這個時代,最快也只能如此了。

        畢竟兩三千里路呢!

        對于三叔公當機立斷回收股票的行為,陳正泰表示很欣慰。

        這也是陳正泰欣賞三叔公的地方,其實像三叔公這樣年紀的人,你要指望他能汲取什么新的金融和科學知識,這就太難為他老人家了。

        可是……人家壓根就不需要這些亂七八糟的知識,唯一要做的,就是低買高賣!

        但凡是陳正泰做的事,三叔公是給與了一萬分的支持!

        有時候……人還真不需要懂太多。

        就如后世那些韭菜們一般,談起上市公司的業績和未來,個個說的頭頭是道,張口就是凱恩斯,閉口便是奧地利學派!

        可實際上呢,越是瞎琢磨這個,往往死得最快。

        根本緣故就在于,任何的資本市場,其本質就是非理性的,人們之所以投資,除了來源于對于通貨膨脹,自己財產受損的壓力之外,其中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人性中的貪婪。

        而人性中的貪婪,本質就是非理性的情緒,在這種非理性的情緒之下,某些人卻做所謂的理性的研究和分析,其結果就是,再好的計算和經濟學理論,也不適用于現實中的行情。

        最終……研究得越透,死得越慘。

        反而是那等不瞎比比,腦子熱了操起家伙就干的人,獲利的水平可能還更高一些。

        當然……眼下的長安,已經被情緒上了頭,一旦有人開始質疑,便會生出恐慌,而后恐慌開始蔓延,再接著便出現了大量的股票被拋售。

        此時,三叔公毫不猶豫的選擇回購,顯然也是在賭,賭的是大食商行能夠站穩腳跟,不利的因素會漸漸的過去,接下來,則會出現一波又一波的好行情。

        陳正泰不禁唏噓著,三叔公的噓寒問暖,令他心里頗有感觸。

        等他放下書信,一旁的李承乾看著他,忍不住道:“正泰,誰給你的書信?你怎的看著像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不要你管!

        這兩人私下相處早就隨意慣了,李承乾沒在意陳正泰話里的不敬,直接瞥了一眼書信,略略看到了書信中的一些字眼,不由道:“怎么,大食商行的股價暴跌了?”

        陳正泰頷首。

        李承乾皺眉道:“我將大食商行的所有賬目都看過了,可謂是滾瓜爛熟,不過細細想來,這股價不跌,那才見鬼了呢!哎……完了,這下完了,若是再這樣跌下去,咱們現在商行手里的資金也是不足,又幾乎沒有獲利,長此以往,非要完蛋不可!

        說著,李承乾愁眉苦臉地看著陳正泰。

        陳正泰道:“太子殿下也相信這大食商行一錢不值?”

        李承乾顯得有點拿捏不定,想了想道:“至少賬面上是如此,再加上股價暴跌……”

        陳正泰搖搖頭,勾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道:“你錯了,未來這大食商行必將一飛沖天!

        “一飛沖天?”李承乾嚇了一跳:“現在都這樣了,還要怎樣一飛沖天?”

        這一點,李承乾顯然無法理解。

        可陳正泰卻是不急不躁,只有那雙明亮的眼眸透著滿滿的自信。

        他很清楚,機會要來了。

        ………………

        大宛國。

        此處毗鄰西域與波斯、大食,乃是一處草場。

        這里的水草豐美,在漢朝的時候,其國就以大宛馬而得名。

        這大宛以游牧為生,這里的部落,散居于各地。

        其實所謂的大宛國,不過是數十上百個大大小小的部族的集合而已。

        早在一年半前,就來了大量的漢商,人們在此買賣馬匹,兜售一些貨物。

        此后,大食商行來了,商行在這里設立了一個貿易點。

        只是此地人煙稀少,人們逐草而居,因而,這可憐的大食錢莊以及大食商行,還有一些貿易設施,夾雜在這無數破落的帳篷之中,顯得格外的寒酸。

        來此的陳氏子弟,就好像被發配了一般。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對于陳氏子弟而言,留在蘭州或者朔方、高昌是最好的選擇,差一些的,則去波斯或者大食,畢竟那里熱鬧。

        可在西域以及大宛這樣地方的,不但清苦,而且實在沒有什么可貿易的東西。

        畢竟這里人少,氣候也較為惡劣。

        就在半年之前,陳氏子弟開始瘋狂的收購大宛國的土地。

        而大宛各部的首領們顯然賣起土地來,比波斯和大食人更加痛快得多。

        十幾輩子下來,人家是真沒見過錢啊,一看有人愿意拿出真金白銀,還有可以購買大量貨物的錢票出來,買那些根本一錢不值的土地,各部的首領們幾乎是樂開了花。

        且這大宛國的土地價值極低,尤其是遠離牧場的地方。

        各部之間沒有什么明顯的界限,這地到底屬于誰的,誰也說不好。

        倒是這大宛國主十分熱心,召集了各部,索性大家一起和陳家人進行土地交易,任何一塊土地,大家一起賣,賣完之后,大家一起簽字畫押。

        此后……各自得了黃金之后,各部便拿著黃金開始瘋狂的購買商行的糧食和布匹了。

        除此之外,女人化妝用的胭脂在這里的銷量也極為驚人,似乎這里的男子都很愿意花大價錢將胭脂買回去,給自己的婦人用上,如此才顯得體面。

        酒水的生意也是驚人的,尤其是二皮溝生產的烈酒,以至于這里的陳氏子弟,一再催告蘭州那邊想辦法多送貨來。

        這些大宛人,和所有的拆遷戶一樣,在得了大筆的金銀之后,便懶得去放牧了,許多人索性開始聚集在王都里,圍繞著大食商行的一條商業街搭起帳篷定居。

        得了大量錢財的首領們,帶著自己的族人在此成日通宵達旦,每夜燃起篝火,烤著牛羊,載歌載舞,喝著烈酒,成日醉醺醺的。

        商行的商業街,是用石墻砌起來的,里頭有不少的漢商,這些漢商帶來了許多的商品,這讓本是清苦的首領和貴族們,突然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

        人們稱這里是不夜城。

        即便這座石頭城,到了大半夜,依舊是熱鬧的。

        何況在這里,還有一千多個保安隊的成員持著短槍,維護治安。

        保安隊的人幾乎不和當地人交涉,他們只負責衛戍,只有偶爾對付一些喝酒發瘋的家伙,將人拿下來,拿冷水泡一泡,等人清醒了,便通知其家人將人領回去。

        而這大宛商行的小掌柜陳大惠,此時正在焦急地等著消息。

        陳家早在半年前,就派出了大量的勘探人員,這些人員,早已踏破了整個大宛國!

        這大宛……其實并沒有太大的放牧和耕種的價值,倒不是說這里的水草不好,而是大唐現在有的是牧場,就算是豢養牛羊,盈利也是有限。

        何況養牛羊的事,有的是大宛人去干,大食商行采取的策略,往往是不和當地的產業進行沖突,進行互補即可。

        地買下來了,就得將這些土地的價值摸清楚。

        前些日子,有人發現了這大宛有一些銅礦。

        這令陳大惠的興致頓時昂然起來。

        要知道,為了買這大宛的土地,大食商行可是花費了三十多萬貫啊。

        三十多萬貫,看上去是將大宛國近三成的土地都買了下來,可實際上……大宛只是小國,而且土地收益,本就產出低!

        再加上這里……本就荒涼,就連陳大惠都覺得,三十萬的價格,是有些虧了,換做是他,十萬貫都不肯給。

        全便宜了這些大宛人了呀。

        可現在……發現了銅礦,這就不同了。

        因而,他在三月之前,聚集了一支更大規模的勘探隊,開始深入勘探。

        這時……似乎又有消息了。

        有人匆匆的進入了石頭城,而后出現在了商業街。

        此人綸巾儒衫,一看就是個讀書人。

        顯然是二皮溝大學堂里畢業的,只是他膚色粗糙黝黑,相貌卻似一個老農一般,身后的幾個護衛一直尾隨著他,最后直接進入了大食商行的大宛分部。

        一會兒功夫,陳大惠便已出來,二人彼此見禮。

        陳大惠雖然是陳家的族親,可他很清楚,出了關,有兩種人不能惹,一種是陳家人,而另一種,則是二皮溝大學堂出來的讀書人!

        前者有陳氏宗族作靠山,而后者,則有整個二皮溝大學堂的背景!

        這些年,二皮溝大學堂的畢業生員,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且這些人,幾乎都在重要的位置上,有的是商業領袖,有的在軍中,也有的在陳氏的產業之中獨當一面,朝中為官的也開始嶄露頭角。

        這讀書人咳嗽了幾聲才道:“已經確定了,大宛的北部,發現了大量銅礦……最保守的估計,這些銅礦未來的產量,可能比關內任何一個銅礦的規模還要大十倍以上。鄠縣的銅礦,在它的面前,都可以說是不值一提的。我還從未見過世上有品相如此之好的礦脈,這是我們的勘探書,花費了幾個月功夫,總算有結果了!

        陳大惠頓時聽得目瞪口呆。

        “如此大的規模?能比鄠縣還要大十倍,品相能比鄠縣的好?”

        這讀書人嘆了口氣道:“探勘結束的時候,學生起初也有些難以置信,可事實就是如此!

        銅,乃是當今天下最重要的資源,且不說它本就是工業的原料,最重要的是,它可以作為貨幣!

        而中原的銅本就是稀缺的,其實這也可以理解,當下技術條件,能開采的銅礦只有這么多,而中原上千年來,銅的價值都極高,從商周時起,但凡是容易開采的銅礦,都被老祖宗們開采了,可在這大宛,出現銅脈倒也罷了,可真正厲害之處就在于,這里的銅,是從未開采過的。

        “除此之外呢……”讀書人繼續道:“這里還發現了大量的鐵礦,還有……金礦……”

        “金礦?”陳大惠驚訝不已地道:“確定嗎?”

        “已經確定了,現在還在探明可開采的儲量,不出意外……這金礦的礦脈也十分可怕,F在的問題……是如何進行采掘了!

        “這個好辦!钡玫搅舜_定的答案,陳大惠精神振奮,道:“技術人員,可以從蘭州直接抽調,而人力……也可以從部曲以及本地的牧人這兒招募,何況這大宛……一馬平川,運輸的條件并不差,只要鐵路連通了西域,運費便可以降下來了!

        陳大惠激動地繼續道:“這樣看來,咱們在這里就有事可做了,我這便開始組織人力。在這里……至少需要有十幾個礦場,規模都要比鄠縣的大,哈哈……說起挖煤、挖鐵和挖銅……”

        說到這里,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臉得意地道:“這個沒有人比我更在行了,這事我來操辦!

        陳大惠唏噓著:“這不毛之地,地下不知蘊含了多少東西,真的無法想象啊,學生這些日子還需去附近探一探,天知道這地底下,還藏著什么呢!”

        陳大惠顯得很高興,親自將這讀書人送出了商行,而后,他打起了精神,吩咐左右道:“給蘭州修書!”

        ………………

        一封封的奏報,自大食和波斯等無數地方,送至了蘭州。

        黃金、青銅,適合種植棉花的耕地,符合耕種的農地,以及鐵礦、煤炭,這原本在中原,已經越來越罕見的東西,可在這里……卻似是遍地都是一般。

        陳正泰心里忍不住感慨,這也是沒有內燃機,若是有了內燃機,那大食和波斯的地,只怕還要再翻一千一萬倍的價值,也不算什么難事了。

        可即便如此,這些消息,也依舊形成了最大的利好。

        當今天下,且不說銅和黃金,單說鐵和煤炭,還有棉花,就是當下最重要的物資了。

        要知道,隨著工業的發展,還有無數蒸汽機的運用,鋼鐵、煤炭的消耗是十分驚人的,甚至到了下一年,都需翻番的地步。

        陳正泰吁了口氣,而就在此時,大食商行在蘭州的大小掌柜們齊聚于此,一個投資計劃,已經擺在了陳正泰的眼前。

        這個計劃,早就已經開始醞釀了,涉及到了鐵路,開采,以及種植,除此之外,還有造船,尤其是在波斯灣,那里大片購置下來的土地都將建起船塢和港口。

        陳正泰大抵看過之后,最終簽字畫押。

        此時……得知了消息,駐扎于新聞報蘭州城的編撰們,已是馬不停蹄,瘋了似的往長安而去。

        …………

        長安城里。

        三叔公大量地收購股票,總算是將大食商行的市值,維持在了三百萬貫上下。

        相比于此前四千萬貫的市值,眼下的大食商行,幾乎是直接跌落到了谷底。

        該拋售的人,早已拋售了,因而人們對于大食商行,已經漠不關心。

        似乎再沒有人對這大食商行有絲毫的興趣。

        只是這一次,大家可謂是損失慘重,當初信了陳正泰的邪,竟是腦子發熱,紛紛高價買了股票,給那大食商行融資。哪里想到,這一跟頭,竟是摔得這樣的慘。

        于是不少人,在提到了陳正的時候泰,便禁不住咬牙切齒。

        哪怕是不少的世族,也忍不住覺得陳正泰有些不太厚道了。

        可雖有牢騷,至少……陳家還是出面,在股價跌落到谷底的時候,將大量的股票贖買了回去,雖然所有人損失慘重,至少……還剩下了一點湯錢,此時自知胳膊拗不過大腿,也只是私下里抱怨罷了。

        三叔公已讓人進行了清算,此時,陳家已經出了一百五十百萬貫,而陳氏在大食商行的份額,已經超過了六成。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的大食商行,除了陳家的六成三,宮中的兩成五,剩余留給世族還有商賈以及尋常百姓的份額,不過是區區的一成二而已。

        即便是剩下那一成二的人,有的是不甘心如此低價出售,還想看看風向,也有的還在伺機想要賣出,覺得可能股票會有一些回調,等回調一些些之后,再拋售止損。

        三叔公近來發現,陳家已經有些門可羅雀了,平日里跑的勤的人,現在是一個都不見了。

        好在三叔公不在乎,哼,你們不愿意搭理我陳家,我還不愿意搭理你呢!

        可就在此時,當有快馬抵達了新聞報館這里,將最新的消息送到了陳愛芝手里時,陳愛芝禁不住大吃一驚!

        看著自蘭州快馬而回的編撰,陳愛芝難以置信地道:“消息確定的嗎?”

        這編撰篤定地道:“早就確定了,千真萬確,絕不是假消息,是多方求證過的!

        陳愛芝深吸了一口氣,神情才松動一些,而后道:“還好……當初有一些零星的股,我沒賣,當初還想著要和陳家共進退,死也死在這些股上呢?瓤取瓡r間來不及了,若是遲一些,只怕這消息就不獨家了,立即排版,明日清早,要見報!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