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q8ltj"><noscript id="q8ltj"></noscript></dd>
  • <em id="q8ltj"></em>
  • 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穿越架空 > 血紅 > 神魔書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夜王(5) 文 / 血紅

        3Q中文網 .3qzone.cc,最快更新神魔書 !

        梅德蘭榮耀歷一三八零年,一月一日,凌晨一點三十五分。

        三條巨型戰爭飛行成品字形懸浮在低空,上百架巨型煤氣燈透過水銀凹鏡,將一根根巨大的光柱灑下,照得方圓數里一片通明。

        這里是蘭茵河大橋之南,距離大橋有七八里距離。

        鋪滿碎石的路基上,大概一里長的大段鐵軌已經被扒開,一列短短的皇家專列沖出鐵道,在路基旁的凍土上劃出了巨大的劃痕,壓碎了路邊大片的黑松林,歪歪斜斜的倒在了路基下。

        兩個滿編的新式軍械旅,已經封鎖了方圓十幾里的區域。

        大群皇家騎士、大海德拉騎士騎著駿馬,九人一隊,在鐵道兩側的密林中梭巡著。

        大群大群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有點狼狽的裹著短斗篷,在幾個身穿常服的警務部專家的呼喝聲中,排著整齊的隊伍,彎著腰,一小步一小步的順著鐵道認真的搜索著。

        這些警察,全都是海德拉堡中區支局抽調的精英刑警。

        而那些大聲呼喝的警務部專家,也都是德倫帝國最頂尖的辦案好手,每個人都有著極其豐富的偵破經驗,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平均每個人都往德倫帝國的重刑犯監獄中塞了上千人進去。

        這里遠離海德拉堡,頭頂的濃云并沒有被藥劑驅散。

        厚厚的云層在風中翻滾,不知道什么時候,天上又飄起了細細的雪粉子。寒風打著旋兒順著鐵道刮了過來,‘嗖嗖’的好像鬼哭一樣,讓人不自禁的直哆嗦。

        喬騎著小白,有氣無力的跟在薩利安身邊。

        那些忙碌著的人群中,他看到了熟人——哈默主任的學生,中區支局的局長丹尼爾·富蘭克,正帶著一群高級警官,督促那些警察檢索現場。

        而稍遠一點的路基旁,滿臉冷汗的,前帝都南站分局的局長,如今的蘭茵河大橋分局局長楊克爾,正哆哆嗦嗦的接受著幾個警務部專家、監察部監察官和宮廷事務官的聯合詢問。

        “殿下,按照馬塔殿下的命令,我應該回去阿波菲斯宮禁足到軍事大學開學的那天!

        喬緊了緊身上的大披風,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我非常抱歉,我很不體面的,用啤酒潑濕了尊貴的喬治殿下……所以,我現在我很自責,很后悔,我無法原諒我自己,我想回到阿波菲斯宮,自我幽禁,自我反省……”

        薩利安回頭看了看一臉慵懶的喬,他冷笑了起來:“啊,富麗堂皇的阿波菲斯宮,比海德拉宮還要奢靡百倍的阿波菲斯宮……我也想去啊!

        “暖洋洋的壁爐,頂級的雪茄和美酒,還有剛剛從人販子那里買來的漂亮小侍女……嘖,在寒冬的夜里,喝著酒,抽著雪茄,調戲著小姑娘……這樣的自我反省,我也想要!”

        薩利安狠狠的瞪了喬一眼:“這里的事情,有點復雜……你的運氣好,所以,我必須捎上你。在這里的事情結束之前,你別想偷跑,小混蛋!”

        喬翻了個白眼:“漂亮的小侍女?我發誓,并沒有……說實在的,并沒有!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薩利安冷哼了一聲。

        他伸手在口袋里掏摸了一下,掏出了一個‘沙漠鐵駱駝’的煙盒。

        但是煙盒干癟癟的,他伸手在里面掏了掏,一根煙卷都沒能掏出。

        喬嘆了一口,他回頭看了看,伸出了手。

        跟在喬身后的司耿斯先生,就好像變魔術一樣,手掌一翻,一個一尺見方的雪松木雪茄盒就憑空出現在他手中。

        他打開雪茄盒,遞給了喬。

        喬將雪茄盒遞到了薩利安面前,薩利安隨手丟下空煙盒,抬頭看了看喬,很自然的一把接過了滿裝的雪茄盒,掏出了一支保養得堪稱極品的雪茄,隨手將雪茄盒遞給了身后站著的秘書?怂。

        ?怂刮⑽⒁恍,朝著喬輕輕頷首,然后‘啪’的一下將雪茄盒蓋上,將它抱在了懷里:“來自柯羅芭的鐵錨美人魚牌?好牌子,在帝都,這樣一支雪茄,頂我三個月薪水!

        喬怔怔的伸出手,呆滯了一小會兒,他收回手,掏出了一盒長桿火柴。

        他很悻悻然的冷哼道:“黑森已經打通了帝都的一些渠道,以后這些寶貝,不會這么貴了……嘖,沒有中間商賺差價,在圖倫港,一支鐵錨美人魚,也就是二十金馬克而已!

        火柴點燃,薩利安微微側過頭,就著火柴點燃了雪茄。

        他愜意的吸了兩口,重重的吐出了長長一縷濃煙,然后揮動著雪茄冷笑:“二十金馬克,而已……哼哼,喬侯爵……”

        薩利安現在很有點怎么看喬都不順眼的意思。

        實在是,他一杯啤酒潑在喬治臉上,這也就足夠了……戰爭的借口,足夠了。

        而且,他很樂意看到喬治那陰陽怪氣的小白臉當眾露丑。

        但是,蒂法拗斷了喬治的手臂。

        薩利安重重的抽了兩口煙,將煙氣憋在喉嚨里,然后緩緩的,一絲絲的吐了出來。

        這就有點,稍微過分了一些。

        稍微過分了一些啊。

        喬將燃燒了一半的火柴丟在了地上,小白厭惡的看了一眼燃燒著的火柴,重重一蹄子踏了上去。

        “那個瑪格,他有什么古怪么?為什么,你們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喬無聊的坐在馬背上東張西望了一陣,過了好一會兒,他很無趣的問薩利安。

        薩利安揮了揮手,沒搭理他。

        ?怂箵芰藫茏T的脖子,訓練有素的戰馬向一旁橫跨了一步,?怂咕蛠淼搅藛躺磉。他湊到喬身邊,低聲的、很精簡的介紹了一番瑪格的身份。

        “費迪南殿下的親弟弟哚喃親王?他的兒子希爾曼……瑪格,是希爾曼的兒子!

        “呃,哚喃親王被流放去了北方冰海釣魚?”

        “希爾曼被囚禁在血木棉堡,血木棉堡中,很多原本可以脫罪的貴族和將軍,心甘情愿的陪著希爾曼坐牢……”

        “欸,瑪格……好吧,我本來以為,他只是一個單純的,第二大學的助教!眴滩[了瞇眼睛:“這么說起來……他不像是看上去這么老實嘍?”

        ?怂孤柫寺柤绨颍骸爱斎,如果他是真正的很老實,馬塔殿下,為什么會突然將他流放去比丘行?”

        比丘行省。

        喬點了點頭,他知道這個行省。

        畢竟,比丘行省和克勞德行省是離得非常近的鄰居。

        比丘行省多山地,多丘陵,土地貧瘠,物產微薄,特產就是各種土匪、山賊、殺人犯之類的‘英雄好漢’……威圖家薔薇商會的好些武裝水手,都是犯了事后從比丘行省逃出來的‘好漢子’。

        所以,喬對比丘行省有著很深的了解。

        馬塔十三世將瑪格流放去比丘行省,可見這個瑪格,的確不是個東西。

        “殿下!”一名腦袋溜光,下巴上留了一撇山羊胡,腦門上熱汗騰騰的警務部專家大步朝著這邊跑了過來。在他身后,十幾名孔武有力的武裝警察,正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我們有了發現,這件事情,和‘夜王’有關!蹦敲瘎詹繉<遗艿搅怂_利安的坐騎前,小心翼翼的舉起了手上的一個硬殼文件夾,將其遞給了薩利安。

        “夜王?”薩利安猛地瞪大了眼睛。

        喬敏銳的注意到,附近的警察,幾乎是同時抬起頭來,一個個帶著幾分猙獰之氣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那感覺,就好像他們同時聽到了自己殺父仇人的名字一樣,每個人的眸子里,都帶著掩飾不住的兇煞和怨毒之氣。

        薩利安輕輕打開了手中的文件夾。

        文件夾內,兩枚固定好的小夾子中,緊緊固定了一張半尺長、三寸寬的黑色卡片。

        黑色卡片使用的材料,很是奇特。

        是一種很光滑,彈性極佳、硬度也很不錯的特制紙張。

        黑色的卡片上,用銀粉繪出了一輪殘月高懸,彎彎的殘月下方,是一張若隱若現的蜘蛛網,淡銀色的蜘蛛網正中,是一名通體漆黑,頭戴圓禮帽,手持小手杖,身形瘦削的男子背影。

        在這男子的腳下,淡銀色的人形陰影中,有一個非常流暢的花體字單詞,在德倫帝國的本國文字中,這個單詞的意思是——國王。

        “行走在黑暗中的,暗夜的君主?”薩利安的嘴角勾了勾,他舉起右手,用力打了個響指:“丹尼爾將軍,你們警察局,這些年,就沒有抓住他的一點點小尾巴么?”

        正在監督警察們工作的丹尼爾警將大步走了過來,他陰沉著臉,向薩利安行了一禮,然后踮起腳尖,湊到薩利安手邊,認真看了看文件夾中的那張黑色卡片。

        “抱歉,殿下,最近十年,夜王越發猖獗,但是,我們沒有抓住他們哪怕一個人……我們抓捕了很多邊緣的小嘍啰,但是沒有一個是他們的正式成員!

        丹尼爾的臉色,很難看。

        “殿下,您看看,和這張代表了夜王的卡片一起出現的,還有這份勒索信!

        光頭的警務部專家,又將另外一個文件夾遞了上來。

        薩利安接過文件夾,然后緩緩打開。

        同樣是兩個固定在文件夾上的小夾子,上面夾了一張滿是花俏字跡的白紙。一如這位專家所言,這是一封勒索信。

        勒索信的措辭非常直白,大意就是——‘瑪格被我們夜王綁架了,想要他活,就在三天內支付十億金馬克,否則……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綁架瑪格,勒索帝國?”薩利安咬著牙,‘咯咯咯’的冷笑起來。

        “也有可能,賊喊捉賊哦……萬一,瑪格就是這所謂的夜王呢?”喬打著呵欠,腦子里幾乎一片空白的他,隨口說了一句純粹搗亂的話。

        薩利安、?怂、丹尼爾,還有那位光頭專家,一個個同時瞪大眼睛,狠狠的看向了喬。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狠狠色噜噜狠狠狠777米奇,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娇媏的视频,黑人无套内谢中国少妇